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王毅與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5月10日至11日在奧地利維也納會晤,會談橫跨兩日,談了8個小時。事出突然,談了又久,各方自然好奇談了什麼?常情推理,當然一是大事,二是急事,三是讓雙方共同關注的事。

必須先看到大背景。大背景是美方急,中方相對不急,美方一眾高層官員及將領,一再表態訪華意願及一再致電中方對口,均未獲中方回應,可見是美方急,但中方「應約」至維也納舉行雙方高層會談,可見中方認為也有可談知之事,值得一談,而且長談。

從中方角度看,可談及值得一彈談的不外兩事:俄烏戰局與台海問題;當然從美方角度講,還有一個想談當中方未必樂意接手的,就是美債問題。後者對中方而言也未必是絕對不能談,端看要怎麼談。

俄烏戰爭超過一年,俄、烏、歐代價均大,都已無心戀棧,美方縱使還想繼續,但在中方已出牌(提出「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的中國立場」),並占據了道德高地後,也不得不做出正面回應。中國已派出歐亞事務特別代表李輝出訪烏、波、法、德、俄五國展開斡旋,王、蘇維也納會談應就中美雙方的立場及如何協助進行了深入討論。

台海,目前已被西方媒體視為是地表上最危險的地區,以我觀察,未來18個月危險度還不排除爆表。最早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美國學者艾莉森,在2017年出版的《終將一戰乎?》中,整理統計了近500年歷史中全部16對的老大老二關係,其中12對即75%的概率最終是走向的戰爭。中美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新的一對,會不會也成為75%大概率的一方,還是能倖免一戰?

還是先得從美國的戰略計算開始。為了維持霸權,美國必須把中國這個新老二幹掉,已無任何懸念,關鍵是中美博弈鬥到現在,美方是越鬥越吃力,手中僅剩兩牌,而且科技牌未必能贏,甚至不排除還有反效果,台灣牌於是即是美國手中唯一的王牌了。

邏輯上,美方的台灣牌有兩種打法,一種是美國「蘭德」智庫建議的,在台海製造一場常規戰爭,誘使中國介入,並造成中國在產業金融科技上的巨大破壞,甚至釀成社會及政治危機,徹底打掉中國崛起的勢頭。美國迫不及待地強化台灣軍力,將台灣打造成軍火庫,想方設法把日、韓、菲搞成統一戰線,與台灣呼應,均屬此一戰略。但現在的問題是,美國似已錯失了最佳時機,換言之,美在台海及西太已無必勝把握,且時間越久於美國越不利。

而就在此時,美國經濟及債務問題從短期看已火燒眉毛,從長期看也已成不治之症,能解燃眉之急也有利於舒緩深層經濟危機的,環顧宇內恐怕只有中國了。何況長久以來在台灣問題上的不斷加碼,何嘗不是與北京進行交換的籌碼,看來這就不無可能成為美方在打台灣牌上的另一種選擇了。

巧的是蘇利文,他曾向他的長官希拉蕊分享過美國跟中國「交換」台灣的建議,現在他擔任了拜登的國安顧問,王、蘇維也納會談,很難不讓人產生聯想。(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美國 #美方 #中國 #中方 #維也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