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偏右的日本戰略研究論壇(JFSS)罕見邀請我方國防智庫參加在東京舉辦的「台海危機」兵推,對台釋出交流的潛台詞,似乎有意延續安倍時代的「台灣有事、日本有事」論調。但仔細觀察日本對台的實質軍事援助上卻極為保守,動輒以外交辭令閃爍規避,讓當局對日「合作抗中」的誠意大打折扣。

日相岸田文雄近日甚至表示希望能親自訪問中國大陸,稱有必要通過反覆對話與相互努力,構築具有建設性且穩定的中日關係,儘管這可能是岸田的試探性論述,但可明顯看出日本官方,抗中的意識形態已明顯不如安倍鮮明,藉此以民間智庫試探兩岸的空氣。

美日合作演練應對「台灣有事」、台海爆發戰爭的軍事應變已達一年,但日本基於國內反戰民意,始終不願正面承諾支援台灣。與那國島距離宜蘭最近僅111公里,而日本約有5萬4000名美軍駐守,且多數駐紮在沖繩,與台灣近在咫尺,日本航空自衛隊主要以那霸作為攔截中共軍機的基地,多年來的「防衛計畫大綱」始終未將我國空軍納入聯合訓練、假想攻防的計畫。空中自衛隊去年和印度、德國舉行聯合演習,今年又和法國聯演,對國軍卻置若罔聞,可見日本對台灣「打假球」的動作,其實仍是出自於昔日殖民時代優先防衛日本的心態使然,讓「台灣有事」的偽命題當成「日本有事」的擋箭牌。

基於中國大陸國力及武裝力量增強,已直接威脅日本的安全環境,復以日本與俄羅斯在遠東尚有「北方四島」領土爭議未完全解決,以及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亟需東亞地區盟友呼應,也正逢航空自衛隊主力機種30年的換裝週期,這些時代因素給予了美國向日本出售先進軍備的客觀條件,更為美國企圖於東亞圍堵中共所致力形塑的「小北約」軍事同盟埋下伏筆。

日本的自製軍備在概念上多以歐洲系統為仿效對象,同時套用二戰後由美國協助發展的系統整合工程能力,藉以完善由美國主導的「北約標準化」(NATO Standard)軍事裝備建設,這是日本做為美國在亞洲的重要軍事盟國的基本條件。

從國際地緣政治的角度觀之,由於東亞戰略格局改變,日本防務範圍也隨之擴大,原本所欠缺的空對空作戰能力也必須被加強,於是乃以三菱自製的中程飛彈配屬部隊,使自衛隊在執行超音速對海面打擊之外,還能補充局部制空任務。

近年日本的老牌政客試圖將台灣拉進日本的安全環境布局中,但其先進的裝備技術卻也不願適度放寬對台灣輸出,尤其正當台灣致力發展下一代戰機和潛艦之際,如能有日本技術的協助,必能達到研發加速之效,但日本始終三緘其口。

日本雖然曾經向澳洲推銷蒼龍級潛艦未果,但仍積極向印度推銷US-2水上飛艇,向紐西蘭推銷P-1噴射定翼反潛機,東京力圖在亞太與美國爭取軍備市場的動機甚為鮮明,而傳統安全範疇的防務合作和區域聯防,是最能考驗友好鄰國關係的試金石,日本製造的武器系統是否會增快亞洲「小北約」的成形,甚至連帶提高台海周邊防務的安全係數,仍屬未定,值得繼續深入觀察。

(作者為前空軍中將副司令、國立清華大學榮譽講座教授)

#日本 #美國 #台灣 #對台 #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