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趨於炙烈之際,新竹市長高虹安被以貪汙等罪起訴,這不只是選擇性辦案,更是選舉性辦案。助理費根本是老問題,不涉及貪瀆意圖,多數只是占點小便宜,但每每被執政黨作為政治鬥爭工具,要修理特定人時就搬出這個理由辦人。

選舉性辦案 檢調武器化

這次起訴是否配合選舉?在朝否認,在野信其為真,民眾更是普遍認為是政治辦案。YouTube頻道中時新聞網14日對於「高虹安涉詐助理費遭起訴,但她反控檢調政治判罪,你認為?」進行網路民調,截至14日晚間21時止,已有4萬人參與投票,其中11%的網友認為「相信檢調起訴理由,高虹安不應再拗」,有70%的網友認為「相信高虹安清白,是檢調政治辦案」,有17%的網友認為是「無法判斷,交由法官審判」,另還有2%的網友認為要「留言說說」。

民眾作此判斷其來有自。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檢調系統明顯被武器化,從檢調選擇性辦案到最高法院的釋憲,多朝民進黨期望的方向傾斜。新竹市長高虹安被檢方以《貪汙治罪條例》之「公務員利用職務上之機會詐取財物罪」及《刑法》之「登載不實罪」起訴,認定她「貪汙」實在太過沉重。

高虹安的幾位助理實際上執行立委助理職務,並非人頭,所以高和助理被起訴的理由不是詐領助理費,而是「詐領」加班費,而他們詐領加班費並非因為他們虛報加班,而是因為他們報領加班費後,「回繳」部分加班所得,進入高虹安立委辦公室,檢方認定高虹安「詐取」了46萬30元。檢方起訴書指控高虹安「貪圖小利」,雖然不無道理,但僅止於此,據以扣上「詐取」的罪名就是何患無辭的羅織了。

問題是這些加班費的開銷是否完全與公務無關?檢方的心證流於主觀,多項支出列為「應由高虹安個人支出的零用金支出」,其所羅列的支出事項,實在很難認定完全與立委執行職務所需無關。即使真用於個人的開支,檢方列舉的帳目只能證明高虹安曾經用過,卻不能排除是應急或基於方便的支出,而高虹安在答辯中說,她事後也回繳進這筆辦公室公積金,果若如此,就很難認定高虹安有侵占或詐領的意圖。

下架民進黨 唯有藍白合

如果檢察官不存政治辦案意圖,客觀檢視,則可得出相反的推斷。何況這個款項並非政府機關的公務費用,實際上,公費助理雖由立法院編列公費,但只是編列總額,至於用途及助理薪資數額均由立委決定,只要確有其人,且執行助理事務,就不是人頭,就沒有詐領之嫌。加班費亦然,由立法院編列上限,立委由助理具名報領,至於有沒有加班也是由立委認定,只要在上限金額之內,立法院無權認定立委和助理浮報加班費,如何因其用途屬於私務而認定其為貪汙?

然而,檢察官顯然政治用心與主觀偏見很明顯,將無足輕重的小事大張旗鼓起訴,說沒有一絲政治動機,誰人能信?台灣民主化過程的一大成就是司法趨於獨立,無論檢調辦案、起訴,或是法官判決,乃至於憲法法庭釋憲,原來多已擺脫政治干預,獨立行使職權。然而,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又將政治黑手伸進司法領域,經由人事掌控及其他手段的運用,將司法納為順從的侍從。

高虹安貪汙起訴就是政治辦案的一個例證。如果高虹安是民進黨黨員,這種顯無貪瀆意圖的事情,相信將被輕輕放下,不予起訴;偏偏她屬於民眾黨黨員,去年選舉讓民進黨慘敗,而且產生外溢效應,波及全台,民進黨恨之入骨,選舉期間即予究辦。如今她認真打貪,將新竹棒球場涉貪事證移送檢調,而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又投入總統選戰,聲勢看漲,民進黨亟欲貶之而後快,高虹安難逃被起訴命運就可想而知了。

民進黨是台灣民主政治與司法獨立的殺手,非讓其下架不可,而唯有藍白合才有較大機會將其扳倒。柯文哲看清這件事的真相之後,更應積極考慮藍白合的必要性,務期以最大氣度促其實現。

#高虹安 #起訴 #民進黨 #檢調 #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