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國最新民調,明年總統大選前總統川普以49%領先拜登總統的45%,拜登連任前途艱辛,川普一旦重返白宮,美國外交政策極可能退縮為「孤立主義」,拒絕為國際社會及維護世界秩序付出更多的代價,這對原本就動盪不安的國際局勢將如火上加油,其效應必然波及美中與兩岸關係。

國際局勢將火上加油

美國是美洲唯一強國,使孤立主義成為美國外交政策重要元素,最典型的範例就是美國參議院於1920年否定了威爾遜總統的「國際聯盟」倡議,美國從歐洲政治棋盤消失20年,德國崛起導致二次世界大戰。二戰結束後,美國憑藉超強國力,建立了以美國為核心的「自由國際秩序」,冷戰結束後更演變成為「唯美獨尊」的單極體系,但隨著中國崛起,美國實力衰退,漸漸失去領導世界的意願,川普於2016年打著「民粹主義」旗幟,一舉進軍白宮,美國外交政策鐘擺逐漸轉向孤立主義。

川普的「美國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就是經濟上的保守主義,政治外交上的孤立主義。川普退出伊朗核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人權理事會,杯葛世界貿易組織(WTO),撤出美國倡議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片面宣布對中國大陸出口課徵高關稅,徹底翻轉了美國外交與對外經貿政策。

民主黨的拜登總統重掌政權,外交政策以與中國的戰略競爭為主軸,沒有放寬川普時期的高關稅,進行更激烈的科技戰、經濟戰,但在手段與策略層面強調「外交」與「聯盟」,試圖建立全球反中聯盟,與川普時期有明顯區隔,若美國再走回頭路,對整個世局勢必產生顛覆性效應。

拜登高齡81歲,而其潛在對手川普官司纏身、形象不佳,明年11月美國人民極可能只能從他們之中選出下一位領導人。拜登連任,現行美國外交政策可持續推動,不會有驚奇與意外;若川普回鍋,不但會繼續4年前的路線,甚至可能變本加厲。到目前為止,各項民調顯示川普一直保持微幅領先,而拜登的施政支持率只有39%,不支持率高達61%。面對川普捲土重來機率愈來愈高,各國都屏息以待,因應變局。

川普毫不諱言,若再當選總統,將立即撤除拜登積極推動的《印太經濟架構》(IPEF),他不但以「TPP二號協議」形容IPEF,更批判IPEF比TPP更糟糕,可能是另一個導致產業加速向亞洲外包的「大規模全球主義怪物」,足以摧毀美國農民和製造業。

不能寄望美國的承諾

在外交政策上,他將拒絕承擔國際責任。以烏克蘭戰爭為例,美國共和黨極力杯葛援烏預算。拜登上個月提出緊急預算需求,提供以色列143億美元、烏克蘭610億美元援助,結果眾議院只提出援助以色列方案。國際媒體大幅報導,美國削減、停止援助烏克蘭,歐盟將無力承擔責任,烏克蘭處境危殆。「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台灣須以為警惕。

對抗中國是美國兩黨難得的共識,拜登政府也以「台灣牌」制衡中共,加強對台灣軍售,甚至提供軍事援助,但對於是否軍事介入台海戰爭一直保持戰略模糊。被問到是否會在中共入侵台灣時派軍馳援,川普回應,他不會講明自己的決定,因為這樣會亮出戰略底牌,並且自己不會排除任何選項。

川普是在迴避這個敏感問題,但他心目中,大陸與台灣是「書桌面與筆尖」之比,加上孤立主義掛帥,若台灣仍高估川普對台灣的承諾與保證,包括犧牲美國軍人生命保衛台灣,將是不切實際與高度危險的思維。

經貿方面更是如此,民主黨執政,台灣被排除在IPEF之外,仍能透過《台美21世紀貿易倡議》替代,川普揚言上任就撤除IPEF,台灣多年的努力將隨之付諸東流。美國孤立主義灰犀牛迎面而來,兩岸都需要警惕並做好因應規畫。

#川普 #美國 #主義 #拜登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