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執政近8年,由於要拒絕兩岸和平統一,追求「和平獨立」,文化上出現非常彆扭的現象,要鼓動去中華民國的歷史脈絡,又不能夠明目張膽地宣揚台獨,只能東張西望,偷雞摸狗,最後變成不三不四的狀態。在執行蔡政府的彆扭文化政策中,「國家人權館」和「中華文化總會」成為最彆扭的兩個單位,而且利用無知的年輕人,複製更多年輕的無知世代。

國家人權館在馬政府時代仍然是籌備會,性質還算是中性,我還在那邊舉辦過《人間雜誌》回顧攝影展,展出陳映真先生40年前領導的台灣紀實攝影作品,包括婦女、勞工、兒童等權益,範圍還算是廣。最後還把陳映真先生生前委託我處理的所有《人間雜誌》的網陽片捐給籌備處。

到了蔡政府時代,人權的定義變得很狹窄,日本時代血腥鎮壓台灣人民的事件一律不屬於人權問題,只有1945年到1987年間的政治犯才算,而且介紹早期被槍決的人士絕大部分是中國共產黨地下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國烈士,可是人權館對他們的真實身分卻輕描淡寫,甚至根本不提。一律稱之為「政治受難者」,以反映清理共謀保衛台灣的國民黨政府的「邪惡」。人權館跟以前的促轉會一樣,惡意隱瞞歷史真相,欺騙年輕人。

1949年後在兩岸最險惡的戰爭年代,在台灣的中共地下黨員唯一的任務,就是組織反政府宣傳、破壞交通,鼓動民眾,配合解放軍渡台的接管工作。在任何激烈交戰中,只要逮捕到對方的間諜,必然立刻槍決,對岸對我方特工也是如此,各國無一例外。間諜不是平民,而是戰鬥人員。今天檢方一天到晚起訴假共諜,人權館卻成天歌頌過去的真共諜,噁心透頂。人權館應該根據自己的行事標準,把今天那些被起訴為共諜的人以「政治受難者」的身分請來演講,並且大力宣揚他們的事蹟。人權館號稱挖掘歷史真相,自己卻是掩蓋歷史真相的惡人,典型的做賊喊捉賊。下一次人權館如果要宣揚中共烈士,最好同時高喊「毛主席萬歲」!

至於「中華文化總會」也是笑話一則,由於不能強調中華文化,也要迴避跟中華文化實際上重疊的台灣文化,到了最後只會安排日本、美國高中康樂隊來台灣表演,文化總會成為美日高中團體康樂隊交誼會。說實在的,我們過去參加的救國團活動,比這些跟台灣毫無關係的團康活動要有意義多了。當時的年輕人上山下海、鍛鍊健康身體,培養愛國情操,凝聚團結,留下美好的生命回憶,數十年後成為強大的社會力量。現在的中華文化總會,既沒有中華,也沒有文化。

最後,提到剛剛過世的蔡焜霖先生,20年前我跟他有密切的交流。他的親堂妹林麗韞(林從母姓)年輕時去了大陸,後來成為毛澤東和周恩來的日語翻譯,參加中共對日建交談判,擔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蔡焜霖的台灣至親是中國共產黨高級幹部,蔡先生提供給我林麗韞到台灣來跟他們兄弟見面相談甚歡的照片。蔡先生還跟我提到當年台灣年輕人參加中國共產黨的一些情況。這些人權館反而一無所知。所以,1950年代台灣內部的紅色革命,屬於國共內戰的一部分,是中華民族分裂的悲劇,真要面對未來,就需要了解和追求真相,促成兩岸的和解。

人權館號稱挖掘歷史真相,自己卻是掩蓋歷史真相的惡人,成為蔡政府的扭曲歷史真相的宣傳部,繼續欺騙年輕人,本身就是最大的「不義機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人權 #歷史 #真相 #最後 #成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