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拜登在舊金山的行禮如儀、相敬如賓,隨著國民黨和民眾黨的歹戲拖棚、黯然分手,我們也將準備送走2023年和迎接2024年的即將到來。

確實,美國今年的第3季增長強勁,年化成長率衝高到了4.9%。現在的全球通貨膨脹開始走緩,失業率也大致保持一定水準,部分央行甚至準備停止緊縮動作。被房地產一度拖累的中國現在看起來也可能將受益於最近的1兆人民幣刺激措施,全球各地開始浮現一股「軟著陸」即將降臨的美好期待之中。但我感覺吧,今天的這些美好很可能無法持續,因為增長的基礎充滿不穩定,橫亙前方的威脅更是比比皆是。

我為什麼這麼說?今年9月,世界經濟論壇WEF最新一期《Chief Economists Outlook》(首席經濟學家展望)報告顯示,如果要用一個名詞來概括2024年的全球經濟走勢,那很可能就是「Unrest」( 動盪)。另外,「Uncertainty 」(不確定性)則是另外一個可能的關鍵字。事實上,人們關於全球增長前景的分歧確實越來越大。近3/4的受訪者認為,地緣政治緊張的局勢將阻礙未來3年全球發展目標的實現,59%的受訪者預計金融條件收緊還會擴大本來就負面的影響。

這種不安感在消費者身上最容易體現,阿里巴巴的雙十二確定取消,明年的雙十一也很可能收攤,更不要說美國今年感恩節大餐人均消費價格同比下降了4.5%,是2020年以來首次下降。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所謂的「消費降級」?對,這個名詞是疫情過後,從中國開始傳出來的,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已經不是中國獨有,美國、日本,甚至台灣都開始有這個現象出現。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面對撲面而來的通貨膨脹、地緣政治的不確定以及非常陌生的高利率時代,錢變得越來越昂貴,大家開始思考錢要省著花。於是乎,雙十一安靜了許多,對岸的大閘蟹就算對價砍半也沒有什麼人去吃,最特別的是,連11月1日的Apple財報都顯示了旺季不旺的狀況,中國的iPhone 15竟然展開了全系列的大幅打折。

事實上,美國密西根消費者信心指數已經跌到了近6個月新低。 在英國,10月的信心跌幅更是疫情爆發以來的最大,而歐元區的信心也是顯示黯淡,儘管通貨膨脹已降至兩年低點,為什麼市場仍然充斥著惶惶不安的情緒呢?

也許,現在的市場狀況就是名副其實的一朵烏雲掛天空,央行停止升息象徵的根本不是萬里晴空,而是高利率這朵烏雲將伴隨我們很久很久。這個世界,黑天鵝與灰犀牛的交錯本來就讓需求端陷入五里霧中,去全球化更讓供應鏈被搞得支離破碎,傳統經濟模型的分析邏輯已經進退失據,經濟學家只能像美國聯準會主席鮑爾說的「在星光中摸索前行」。

但可怕的是,利率上升背後隱藏的事實更讓人擔憂:不停膨脹的政府債務正在吸乾全球儲蓄,民營企業只能爭食一些殘羹剩飯。市場上的交易員將殖利率上升歸咎於疫情爆發以來的債務膨脹以及央行停止大規模的債券購買。但經濟學家心知肚明,隨著未償債務的規模越來越大,高利率隨時會戳破揮霍無度的政府債務泡沫。

換句話說,如果政府仍然不肯面對現實,後續結果必然將痛徹心扉,這就像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入住急診室,醫生要嘛依賴病人自己的韌性支撐生命力,要嘛依靠所謂的死馬當作活馬醫,加大藥劑再拚一把。前者必須依靠企業和政府找到在高利率下生存的新方式,創造更好的現金收入;後者則隨時可能導致全球經濟陷入衰退,進而導致央行被迫再次降息救市,並搞得貨幣或財政政策盡皆淪為無用武之地。

總而言之,現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太多太多因為高利率帶來的風險,資本取得的成本劇增,首當其衝的當然就是曾經的天之驕子──科技新創。投資人不會再願意等待獨角獸的轉虧為盈;房貸利率衝高將讓房市陷入景氣寒冬;各國面臨赤字削減壓力,將無太多餘裕從事公益投資,包括綠能的轉型。

高利率時代的來臨,標準特色就是通膨升高、波動加劇,投資人只能被迫學習在沒有財政或貨幣安全網的情況下尋求保本,並隨時為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新變化做好不被驚嚇的準備,如此一來,他們笑得出來才怪。

(作者為創投合夥人)

#高利率 #一個 #美國 #時代 #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