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於2月17日晚間報導,海巡署發布訊息指出,15日發現中國研究船「大洋號」於花蓮港東南方航行後(未進入限制水域),立即派遣線上巡防艦桃園艦前往預置應處,避免其航入台灣限制水域,引發輿論譁然。

近十幾年來,中國大陸積極地進行「軍民融合技術」、以及各類型科學考察船頻密地在西太平洋、印度洋等進行海洋調查、監視衛星、載人火箭、導彈運行軌道等各項監視任務。另印度針對共軍潛艇頻密部署印度洋之舉,懷疑科考船藉由海洋探測蒐集各海域深海資料,以提供軍方潛艇部隊作為區域活動與水下部署參資。後者,相關研究筆者也早於2004年提出。

承上述,去年底斯里蘭卡因印、美施壓後宣佈,自今年1月1日起禁止他國科考船停泊斯里蘭卡的港口或在該國專屬經濟區運作一年。隨後,大陸「向陽紅03」船於2月8日停泊馬爾地夫首都馬累港整補,後續將在印度洋進行科研專案至5月底,也引發中、印、斯、馬等多國政治角力與國際注目。

我民間軍事粉專「TaiwanAdiz」指出,「大洋號」於2月15日就進入我東部海域後,海巡試圖用無線電喊話詢問意圖,但是對方均不予回應,我海巡署桃園艦(CG132)緊盯在旁不讓對方深入,16日在我東北海域至花蓮以東海域南北往返,17日出現在東北角外海,緊貼24浬鄰接區南北來回行駛,我桃園艦持續監控對峙。

首先,中國大陸首艘自主研製的全球級綜合科考船—新型大洋綜合資源調查船「大洋號」,由中國船舶重工集團有限公司第七〇一研究所設計。該船經國務院批准,發展改革委立項,由中船黃埔文沖舶舶有限公司(簡稱黃埔文沖)為自然資源部所屬的中國大洋礦產資源研究開發協會(簡稱中國大洋協會)建造,於2016年11月18日簽訂建造合同,2017年8月30日開工,2018年3月28日上船臺。2019年7月26日於廣州交付自然資源部,8月24日,從廣州黃埔文沖船廠正式啟航前往南海,進行首次調查系統裝備的綜合海試。2019年9月23日,完成海試停靠舟山臨城長峙島的自然資源部第二海洋研究所(國海舟山海洋科技研發基地)科考碼頭。

其次,該船總長98.5公尺,設計排水量4656噸,經濟航速12節,最大航速16節,定員60人,續航力14000海里,自持力60天。採用世界先進的「可變速柴油發電機-BPC直流母排電力推進系統和雙直葉槳推進器的集成方案」,使機組始終在最佳油耗點,具噪音低、震動小、節能環保、供電品質高等效能。船體具有良好的操控性能、耐波性和抗風浪能力,可在4級海況進行4000公尺級電動纜控水下機器人(ROV)、6000公尺級自主水下機器人(AUV)ROV、深海拖曳探測和海底鑽機等大型探測取樣設備收放及直升機懸停等作業,5級海況可進行停泊調查作業。可在全球四大洋進行「深海資源環境」調查作業,其深海探測能力不容小覷。

最後,回憶,前美國《防務新聞》週刊駐亞洲記者顏文德(Wendell Minnick)曾於2019年1月21日在美國《國家利益》發表一篇文章,指稱如果台灣「明天就淪陷」,「大陸的海軍便可以使用蘇澳海軍基地作為潛艇基地,相較於海南島榆林海軍基地更好的基地。在因為蘇澳的海外就是水下的深淵,潛艇可以下水後立即的深潛到海底」。

筆者近年也發現來共軍作戰艦、海測、情報船等頻密遊走於台灣東北海域、花蓮以東至日本與那國嶼間水域,至去年11月15日我民間軍事粉專「Taiwan ADIZ」曾揭露在我東北海域目擊中共「珠海雲號」無人科考船,通過台灣東部海域等,可見共軍已經提前開始在前項海區域、進行先期海軍戰場規劃與部署。

因此,筆者基於「料對手從寬」原則,針對大陸「大洋號」科考船在我花蓮以東至東北部海域南北往返活動,認為不單只是要防止它進入我領海,更重要的是它是否有執行深海探測任務。由於,此次它可能航速緩慢、於定點、區域往返,已經對此海區域進行水下探測任務。

對此,我應利用民船在其周邊進行水面環繞干擾、甚至水下拖網、捕魚模式,以擾亂其蒐集活動海域水下水文等相關資訊,避免爾後將此相關海洋資料提供共軍海軍及其潛艇部隊,規劃或部署海軍有人或無人、水面及水下作戰兵力之運行。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副研究員、陳守仁孫學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中華經略國防協會研究員、文化國發所博士)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大洋號 #科考船 #潛艇 #水下 #蘇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