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任期的最後,「金門大陸漁船事件」使兩岸關係冰前颳雪,大陸海警及漁政的船艦在金廈水域常態化執法,金門周邊的「禁限制水域」面臨挑戰。身兼大陸全國人大代表的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表示,此為落實大陸對台灣以及台灣海域擁有主權,而且延伸到實際管控權的「重要突破」,不僅金廈水域,未來台灣海峽亦可能出現新的治理形態。

日本的兩岸關係專家門間理良認為,藉由利用漁民死亡的情勢,中國方面亦開始對金門施加壓力,聲稱這裡原本就是中國管轄的海域。日本高度關注金門的事態發展,擔心兩岸在金廈海域衝突,「漁船事件」升高為「金門有事」,岸田內閣應思考如何因應。

無巧不成書。去年11月13日,日本前首相、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在澳洲智庫「澳洲國際事務研究所」演講時表示,中國直接武力侵犯台灣的可能性不高,但或許會先占領金門。麻生呼籲讓日本加入「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形成「日澳英美四方安全夥伴關係」(JAUKUS)。若「金門有事」將使「台灣有事」機率大增,日本須戒慎恐懼,密切觀察事態發展。

「台灣有事」固然牽動日本周邊安全情勢,戰火亦可能波及日本,但此不意味日本在防衛上做好為「台灣有事」挺身而出的準備。前日本防衛廳官防長、日本NPO國際地緣政治學研究所所長柳澤協二3月5日在台北「亞太千里論壇」演講指出,台海「維持現狀」是各方共同的利益,日本須避免陷入「捲入中美戰爭」或「美日同盟瓦解」的「兩難」,而非「做好戰爭的準備」。柳澤認為,若美國意志堅強將招致世界大戰,反之則無法嚇阻侵略,當下存在「同盟困境」,不是依賴美國威攝的時代。

如何避免「兩難」或「困境」,透過外交對話預防「台灣有事」是為方法,即使事態緊急,亦仍有時間進行「邊緣政策」(brinkmanship)外交。柳澤記取歷史的教訓,提醒「戰爭留下的結果不是問題的解決,而是後悔」。柳澤批判岸田內閣的「安保政策的大轉軌」僅側重軍事的嚇阻,缺乏避戰的視野。借柳澤的話為蔡政府的國防政策下註腳亦十分貼切,只建軍,不謀求與北京對話,難以有效嚇阻,且易因突發事件升高緊張,造成「有事」事態。

「金門漁船事件」使兩岸敵意螺旋向上,「金門有事」非杞人憂天。「台灣有事」不一定「日本有事」,但「金門有事」當然就是「台灣有事」。當年《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協防範圍未及於金門、馬祖等外島,若「金門有事」,美國恐無心介入,以免捲入「中國內戰」。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不願評論金廈海域緊張,僅重申台海和平,國人可見端倪。

「金門漁船事件」美國冷處理,蔡政府進退失據,著實給北京在金廈水域及台海創造「新治理形態」的機會,此為極易擦槍走火的兩岸「新現狀」,不利台海和平。國防部長邱國正為此難眠,但蔡英文老神在在,等著安全下莊,咱百姓自求多福,不必期待美日同盟協防。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國立台灣大學日文系(所)兼任教授、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金門 #台灣有事 #日本 #有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