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斯科郊區恐攻的烈焰中,全球酸貶爆表的批評聲浪裡,普丁以超過87%的歷史支持度,迎來生涯第5個任期的總統勝選。

俄羅斯從來不缺乏驚奇。套句90年代的黑色笑話,俄國要成為一個平安無事、按部就班的「正常國家」,是連上帝都等不到的日子。可以確定的是,恐攻陰霾不會影響普丁政權的穩固,戰鬥民族永遠找得到生存方式。別忘了這位俄國強人曾對恐怖份子的強勢宣告:「原諒恐怖份子是上帝的事,我的責任是送他們去見上帝!」

俄烏衝突掀起了21世紀的全球滔天巨浪。前兩年,社交媒體上流傳一張普丁望著遠方的側照,下面寫著一行字:「你累嗎?這個人,一個人對抗全世界。」讓人莞爾一笑。有多大的心臟,可以經得住全球先進國家的聯手制裁?有多強的肩膀,可以扛得起內憂外患的千斤重擔?

美國視野主導的西方媒體,無論怎樣極盡所能的揶揄、貶抑普丁,俄國人顯然不為所動。牆裡牆外的世界,就是兩條平行線。

究竟是世界太不懂俄國,還是太不想懂俄國?世人眼中的普丁,是發動戰爭的侵略者;而在俄國人眼裡,他們才是西方謊言和北約東擴的受害者。究竟是誰挑起了俄烏戰爭?如果認為是普丁,恐怕注定找不到停戰止火的答案。

回首普丁崛起,1999年8月出任俄國總理以前,沒有多少人聽過他的名字。他卻是葉爾欽政權搖搖欲墜的最後兩年,連換了5個總理才找到的天選之人。等不到2個半月後的總統選舉,葉爾欽匆匆在12月31日跨年電視演說中宣布辭職,由普丁代理總統,從此開啟了長達24年的普丁時代。他讓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在風雨飄搖中沒有走向二度崩解;他振衰起敝,恢復俄國人最起碼的生活尊嚴。2000年到2008年,俄國GDP成長70%,工業增長75%。俄國的貧窮人口,從2000年的4200萬,減少到2023年的1350萬。普丁希望在未來6年內繼續將貧窮人口從9%降到7%以下。

1991年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看似擁有了自由,實際卻進入了一段漫長黑暗的重度失序。有了麥當勞、Pizza Hut、可口可樂這些過去視為禁忌的資本主義產物,也同時迎來了因為政經制度崩潰造成的嚴重通貨膨脹和瘋狂物價。

街頭巷尾播放著Michael Jackson、Bryan Adams的首首經典歌曲,自由的靈魂配著的卻是吃不飽的肚子。盧布天天貶值,軍公教月薪不到一百美元,甚至經常領不到薪水和退休金,連普丁都曾兼差開計程車。觀光區穿梭著廉價兜售滿身勳章的二戰英雄,街頭巷角處處是再也無法自食其力、而需伸出微弱的手乞討、或是拎著自家鍋碗瓢盆出來變賣以求餬口的老人。穿著的舊西裝,是他們最後的一點尊嚴。這是一個令人走在街上都鼻酸的年代。

在忍受這樣痛苦的同時,俄國人天真地以為俄國總算成了自由民主的國家,成了民主社會的一員,相信自己終能融入歐洲大家庭,成為與歐洲人平起平坐的夥伴。即使2000年接任俄國總統的普丁,都曾期望與西方能進一步融合。不過,西方人並不這麼想,至少歐洲內部是分歧的。

趁著俄國的衰落,歐盟、北約毫不遲延的進行一波又一波的東擴。1996年,俄國首任外長科濟列夫黯然下台,就是被葉爾欽指責抵擋北約東擴不力。然而,曾經承諾「不會向東擴張一英吋」的北約,仍然毫不客氣的持續東擴,及至踩到俄國紅線,動到了與俄國血脈相連、又有共同邊境超過1500公里的命運共同體烏克蘭。

烏國兩次顏色革命推翻親俄總統、長達8年縱容亞述營新納粹份子虐殺烏東俄裔居民、並將加入北約修入憲法,讓俄羅斯認為烏克蘭與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嚴重忽略其邊境安全利益,終於揮出重棒。

從在俄國政壇默默無聞,到橫空出世,普丁有強烈的愛國意識、冷靜強勢、口才極佳。在一個黑暗時代裡,對俄國人而言,普丁勇謀兼具,他極度自律、不酗酒,與過去不時在國際舞台上失態的俄國領導人相較,普丁成了讓俄國人高度信賴、願意託付的領袖。

誠然,一些對民主制度抱持理想的俄國知識份子,和納瓦尼理念的追隨者,也同時看到普丁長期執政的特權、及他對政敵不留情的一面,並且認為他破壞民主制度的公平性,剝奪政權輪替的自由。但似乎大多數俄國人,仍願將自己手中的權力,交給普丁繼續帶領國家走上興盛之路。

俄烏衝突以來,面對大大小小超過16000項的國際制裁,俄國不僅未垮,2023年還達到3.6%的經濟成長,快於全球,超過G7,贏過德、法。依購買力平價計算,2023年俄國是歐洲第一大、世界第五大經濟體。比起美國和歐洲內部的援烏倦怠和意見分歧,戰鬥民族展現高度韌性,死裡求生、逆勢上揚,無論攻、守都站穩俄烏衝突的優勢面。面對年底美國總統大選急起直追的川普,灰頭土臉的拜登對普丁只剩下粗暴無禮的三字經。而普丁根本不以為意,反吃了拜登一個豆腐,說他當選對俄國更好!

受到俄烏衝突及國際制裁的壓力,俄羅斯的外交與經貿重心正加速向東方轉移。2023年9月俄國民調顯示,近7成俄羅斯人支持「轉向東方」的政策。普丁在競選總部的勝選演說中,特別稱讚中國大陸在世界舞台上的成功,認為俄中關係是國際關係的穩定因素,雙方的國家利益一致,經濟外交政策上有許多共同點,也罕見直白地支持中國大陸的對台立場,顯示中國大陸對俄國的重要性,以及俄國需要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全力支持。

今年2月29日普丁在聯邦議會發表超過兩小時的國情咨文,明確提出俄國未來6年的施政藍圖,其中在國家產業升級、提升高新科技的研發能力、人工智慧、技術創新、強化俄國製造,以及交通、能源運輸等諸多項目,都勢將在雙邊與多邊組織架構下,擴大與中國大陸的全方面合作。

1991年蘇聯一夕解體,俄羅斯進入一段黑暗的後共時期。反觀大約同時間開始改革開放的中國大陸,在穩扎穩打中崛起,今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俄關係密切發展多年來,普丁言談間向不掩飾他對中國大陸轉型成功的欣羨與敬佩。無論世界用什麼樣的角度解讀普丁,我更願意相信,在這位俄國強人的心中,當他一肩扛起恢復俄國光榮的歷史使命時,如何從共產主義成功轉型到國富民強,才是他真正心嚮往之的目標。(作者為國立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政治學博士)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普丁 #俄國 #俄國人 #俄羅斯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