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緊張升高,日本和菲律賓深化安保合作。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0日訪美,將首度召開美日菲領袖會談,實現美日同盟延伸菲律賓,聯結美菲安全合作,凸顯美日菲在印太地區的團結。美日此舉除有台海問題的思考外,對南海的謀畫亦是重點。日菲著手簽署《相互准入協定》(RAA),使日本自衛隊與菲軍能在對方國家訓練及演習,更將結合美菲在南海聯合巡航。

此外,日本外務省為擴大「政府安全保障能力強化支援」(OSA),2024年度將新設「安全保障協力課」。日本外相上川陽子表示,國際形勢日益嚴峻,OSA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外務省擬進一步從戰略上加強OSA。日本以往聚焦向東協(ASEAN)相關國家提供「政府開發援助」(ODA),但隨著中國在南海更趨強硬,日本與ASEAN的合作逐漸聚焦安保議題。

日本對菲律賓提供OSA初具成果,菲律賓海軍獲得日製空中監視雷達系統,大幅提高監控南海的能力。日本防衛省防衛裝備廳官房審議官西脇修代表防衛大臣木原稔致詞表示,此套空中監視雷達系統為日本實施《防衛裝備移轉三原則》以來,首例完成整套防衛裝備出口。日本希望與ASEAN合作,投入印太地區的海洋安全,呼應美國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FOIP)戰略,遏制中國在南海區域日益升高的擴張態勢。

日本藉深化美日同盟逐漸展開在西太平洋軍事力量的存在,除參與「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亦尋求與「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在先進軍事技術的合作上加強討論。有別於「第一支柱的引進核潛艇」的合作僅限於美、英、澳,澳洲副總理兼國防部長馬爾斯日前就AUKUS「第二支柱高超音速武器與人工智慧」的共同開發表示,期待未來日本參與其中。

美國副國務卿坎貝爾近日直言,「AUKUS的潛艦計畫有助於嚇阻中國對台灣的任何潛在行動」,將AUKUS與台海緊張局勢掛鉤,是拜登印太戰略的新進展,日本將不缺席。2月1日,美、日邀請澳洲加入為期8天的「利刃」聯合演習,明列中國為假想敵。澳洲雖未與日本締結同盟條約,但雙方安全合作日益緊密,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行使後,澳洲成為自衛隊保護他國艦艇及飛機任務的「武器等防護」對象,日澳形成「隱性同盟」。

岸田文雄將於10日到美國進行國是訪問,計畫大幅升級美日同盟,配合日本將在2025年3月前設立「統合作戰司令部」,美國亦將同步加強駐日美軍的司令部功能,調整美日的指揮管制,但在「有事」(戰爭或衝突)時,美軍與自衛隊如何投入戰場,此為美日同盟的深水區,不僅受《和平憲法》制約,更須說服日本的「反戰」民意,此為高難度的日本國內政治工程,考驗美日同盟在FOIP中能划向多遠。(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

#日本 #美日同盟 #菲律賓 #OSA #AUK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