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外交部長趙兌烈13至14日訪問北京,與大陸外交部長王毅舉行雙邊會談,為「中日韓峰會」進行最後的協調,亦伺機推進南韓總統尹錫悅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腦會談,此為時隔近7年的韓國外長訪中。

前次「中日韓峰會」為2019年於大陸成都舉行,原計劃在新冠疫情結束後重開,但因日韓關係受困於「徵用工問題」未解,與美、中競爭中,美日韓三邊關係強化,及美、日對台海安全的支持,「中日韓峰會」召開受阻。韓國雖以本月26日至27日在首爾召開中日韓峰會為期,遲遲未獲北京確認與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4日在巴西聖保羅舉行記者會,證實中日韓峰會日程尚未決定,但日本支持韓國的舉措。趙兌烈訪中應為臨門一腳,與北京拍板峰會日程。

日、韓在美、中兩強之間選邊美國的態度明顯,但日本及韓國應對北韓核武及飛彈所構成的安全威脅上,仍需要中國協助。《日本時報》(Japan Times)指出,韓國致力重開與中國的對話及合作框架,目的在借力北京敦促北韓停止核武及飛彈研發。日、韓重視與中國維持緊密的對話關係,「中日韓峰會」為三者間對話關係良窳的指標。

此外,北京推動「中日韓峰會」則欲突圍美國對中的「小院高牆」高科技出口限制。前美國國務院東亞暨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羅素(Daniel Russel)表示,支持韓國與日本在中國的投資及製造業,並試圖使韓國與日本擺脫與美國的合作,尤其是不使日、韓參與限制中國可用於軍事現代化的高科技出口,是北京試圖透過「中日韓峰會」達到的主要目標。

此外,日本在「台灣問題」上的態度是峰會能否如期舉行的關鍵,北京端視日本出席賴清德總統就職典禮的層級是否突破慣例。若日本僅派日華議員懇談會會長古屋奎司及日台交流協會大橋光夫等出席,而非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等黨務高層,北京始會允諾出席峰會。岸田與尹錫悅為適度平衡在美、中競爭中的外交態度,決意在5月下旬如期召開峰會。據日本媒體人士消息,岸田在4月18日訪美前即拍板日本低調出席賴清德就職典禮,並向美、中傳達此決定。

然而,美、中競爭激化,日、韓意欲在兩者間平衡,左右逢源難度極高。美國前副助理國務卿李維亞(Evans Revere)認為,中、日、韓維持對話管道極為重要,但莫忽視北京的意圖對東京、首爾與華府的關係所構成的挑戰。北京為美、中競爭計,外交雖須拉攏日、韓以緩解美日韓結盟對中國形成的圍堵之勢,創造有利於己的周邊外交環境,但三方的地緣政治矛盾將局限「中日韓峰會」成效,想藉此削弱美日、美韓同盟恐力有未逮。

日本外務省26日公布關於外交的國內輿論調查結果,84.2%的受訪者認為「東亞安全環境日益嚴峻」,近6成受訪者期待美日強化安全關係。但關係不睦的中日韓三國對話或許淪為形式,但「中日韓峰會」召開意味渠等謀求和平無意衝突,在東亞海域緊張升高之際,仍具意義。

(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台灣大學日文系(所)兼任教授、大陸委員會諮詢委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中日韓峰會 #韓國 #對話 #關係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