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今年3月在MSNBC的訪問中提到,若以色列入侵拉法(Rafah),這將觸及到了他的紅線。他的紅線就是拉法地區在以軍沒有一個可以保證拉法一百多萬難民安全撤離,並有安頓他們方案之前,不可進入拉法。若觸及這紅線,美國將停止對以軍的軍援。不過他又很快的補充了一句「我們永遠不會離以色列而去。對以色列的防禦性的軍援,例如鐵穹防空系統,我們會繼續支援,沒有紅線。」

尼坦雅胡對拜登的紅線是如何反應的呢?

他立即打臉拜登。他説不管美國支持與否,一定會入侵拉法,並在4月8日宣布,以色列軍事入侵拉法的日期已定。5月6日通知10萬拉法居民撤離,表示大舉入侵拉法的軍事行動即將開始。5月7日以軍坦克進入拉法,佔領拉法關卡(Philadelphi Corridor)並關閉拉法到埃及的通道。

以軍聲稱,以色列正式部隊將在數週後進入拉法,並以殲滅哈瑪斯及拯救人質為藉口,進行無差別的攻擊。一場殺戮無辜巴勒斯坦平民血腥的畫面將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但即使被打臉,拜登及他的團隊還要替以色列行動辯護。拜登說:「他們尚未進入拉法市,他們若進入,我們將不供應他們殺傷平民的武器。」國務院發言人說:「我們認為一個大舉攻擊拉法的軍事行動(major military operation)是錯誤的。目前大舉攻擊拉法尚未發生。」

拜登的紅線從「進入拉法」,退到「進入拉法市」,現在又退到「只有大舉攻擊,才是踩紅線」。紅線一直在往後退。我們不禁要問,當以色列對拉法發動大舉攻擊時,拜登的紅線,又將畫在那裡?

紅線拉後只是美國政府無原則,無底線支持以色列的無數例子之一。自去年巴以衝突以來,美國政府對以色列濫殺無辜的行為,不僅毫無譴責而且還供應先進的武器,並在話語權上助紂為虐。譬如說,國際公認以色列種族滅絕行爲在美國政府及主流媒體宣稱下,成了「自衛」。主張國際應遵守「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卻試圖阻止國際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ICC)做出對以色列不利的裁決。表面稱支持兩國方案,在安理會巴勒斯坦入聯投票中,投下否決票。這種無原則的言行不勝枚舉。

在美國政府高層,除極少數有良心的政治人物如桑德斯外,兩黨是一面倒的支持以色列。共和黨像德州參議員 Tom Cruz對以色列的支持是不可動搖的。民主黨雖有對尼坦雅胡不滿的聲音,但在支持軍援上,也很少有異議。

但隨著戰事的慘況愈演愈烈,各地的民眾及學生抗議潮風起雲湧。全美50多所大學學生在校園紮營,要求立即停火及學校從以色列撤資。這把火若任其燃起,對以色列及拜登今年的選情極為不利。因此兩黨高層攜手抹黑一個自發的學生運動。希拉蕊稱抗議學生無知,前議長裴洛西説抗議學生是普丁的代理人,現任眾議院議長Mike Johnson呼籲拜登派國民軍到校園。

但僅靠抹黑學生是不夠的。猶太金主深怕這些力量會喚起美國民眾對巴勒斯坦人民的同情,對以色列無情的殺戮產生痛恨,從而影響拜登政府對以色列政府無上限的支持。這些過去被稱作「影子政府」在幕後操作的金主現在著急了,他們從幕後走向了台前。他們做了什麼呢?

賓州大學及哈佛大學校長在國會及猶太億萬富翁校董的壓力下,被迫辭職。哥大校長為平息國會議員對她沒有對抗議學生採取強烈反制的不滿,在國會聽證會後的當天,就下令准許紐約警察進入校園,驅趕及逮捕原本和平抗議的學生。警察動作之快及粗暴也是前所未見。這也開啟了其他大學用警力快速打壓學生的先例。

拜登在4月24日簽署了一條逼TikTok下架或賣給美國廠家的法律。主要因為TikTok沒有刪除以色列殘殺平民的視頻。美國人民有機會看到戰爭的真相。兩黨眾議員在5月1日以320-91多數通過了一條在校園裡反以色列即是反猶的法條。這是兩黨除反中之外罕有的共識。若此法成真,這將是完全踐踏美國一向自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將來在美國校園可以批評美國政府,卻不能批評以色列。

當國會聽説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anl Criminal Court;ICC)可能會對尼坦雅胡及幾位以色列官員發出國際逮捕令時,12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在4月24日寫了一封信給ICC的首席檢察長Karim Khan,警告ICC若膽敢發逮捕令,美國將制裁Khan本人及ICC。他們認為ICC不公正,並且雙標。否則為什麼不對伊朗、敘利亞、哈瑪斯等領袖,以及中國的習近平發逮捕令呢?

信中並威脅,美國將視此逮捕令為對以色列主權的侵犯,也是對美國的主權侵犯。此事若發生,美國將盡一切力量用American Service-Members’Protection Act 來捍衛以色列和美國的主權。ICC若膽敢對以色列動手,美國也將停止對ICC的所有支持,制裁ICC員工,禁止Khan和他的家人入境美國。最後還說了一句重話,「你們已經被警告了。」

ICC的逮捕令是全球通用的。只要參加了ICC的國家,必須執行這逮捕令。所以若ICC對尼坦雅胡和他的官員發出逮捕令,他們將來為避免被逮捕,會無法去很多國家。

這12位參議員如此氣急敗壞寫了這封毫無水平,言語粗暴無理,近似黑道恐嚇的話語給ICC是因爲他們背後的金主生氣了。12位參議員中有幾位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像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肯塔基州的Mitch McConnell、德州的Ted Cruz、佛羅里達的Marco Rubio等。公開的資料顯示:從 1990-2024,他們從以色列遊說團體如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 Committee(AIPAC)拿到百萬美元以上的政治獻金,其他9人也都收過巨額捐款。拿金主的錢,替金主辦事,是想當然的了。

拜登的金主也急了。當拜登宣布因為美國有理由相信以色列以美國的武器殺戮了迦薩平民,將暫停供應以色列1800枚2000磅,及1700枚500磅的炸彈。雖然數量不多,但也引起來自共和黨強力抨擊及拜登金主的極大不滿。拜登的大金主Haim Saban寫了電郵給拜登的幕僚,要他們告訴拜登,那是一個極糟的做法,請拜登重新考慮。他還說:我們不要忘了比起關心哈瑪斯的穆斯林選民,美國有更多關心以色列的猶太選民。

終於,金主們著急了,影子政府從幕後走向了台前。

(作者為中美論譠社評論員)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拜登 #以色列 #拉法 #美國 #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