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中共海軍艇長的大陸阮姓男子,於九日駕駛快艇從外海長驅直入,闖進淡水河防地區!

此事暴露嚴重的國安漏洞,淡水河口從古至今,甚至於未來都是國安重地;清朝時期,中法戰爭就是在淡水地區開戰的,1886年台灣巡撫劉銘傳更在此地建造了滬尾炮台,國民政府遷台後也在此地部署了關渡師負責淡水河兩岸的防務,國防部更計劃在今年漢光40號演習,驗證將原部署於外島的精銳「海龍蛙兵」改部屬於淡水擔任河防任務,在在都證明了淡水河防的重要性!

為何淡水河在軍事上如此重要?首先,如果共軍採傳統兩棲作戰方式攻台,共軍必將運用特戰部隊於淡水河實施先期滲透作戰,破壞淡水河兩岸的防禦設施,如飛彈、雷達等陣地,繼之阻斷八里與淡水兩地守軍的連絡,有利於登陸部隊集中兵力,奪取其中之一,建立灘頭陣地,進而攻取台北。

如果要實施斬首行動,也可以運用特戰部隊攜帶導引裝備,潛伏滲透進入陽明山山區,再以A射B導的方式,引導於外海的無人機,以導彈精準攻擊我政、軍首長,或台北市重要的指、管、通、情等設施。因此,這一次淡水河遭大陸快艇長驅直入,台灣國安單位絕不能等閒視之,除必須詳細調查事件原貌,更要深切的檢討。

第一,該男子是如何從福州以一個小艇橫渡260公里的海域到達淡水河?如果沒有外援接應,實在難以令人接受,該男子這項行為是否在測試我淡水河防雷達探測距離與海巡人員反應的時間等相關參數,果真如此,海委會主委管碧玲居然自己公開說「我們雷達偵測的距離舢舨是3海浬,15噸的船是9海浬,35噸的船是12海浬」,至於海巡人員對入侵小艇的反應處置,則是零分!

第二,在這麼重要的防區雷達的部署,應該形成左、右、遠、近重層的監控,遠程應該有海軍的艦艇,近程要有海巡署的岸際雷達,右有淡水,左有八里,絕對不允許有死角,才能確保萬無一失,但從這一次海委會公布懲處的名單,似乎只有一處雷達操作手遭到處分,這是否代表了對此地的監視雷達只有一座,果真如此,則淡水河防的監控完全淪為空談。

第三,海巡署的雷達操作手或海巡艦艇的船員,都必須具備專業的技能,而這些技能並非一時一刻就可以培養出來,從這次事件中雷達手的誤判,及海巡艦艇無法在第一時間就派出快艇實施攔截,這是否代表了海巡署人力與訓練不足,海巡署甚至國防部都應該誠實面對人力不足的問題,深切檢討,如何從進、訓、用、退四大人力面向思考,補足國安人力才是根本之道。

第四,所謂「忘戰必危」,從此事件中暴露出了國軍與海巡都失去了警覺心,二戰時期日軍偷襲珍珠港,美軍雷達手在螢幕上也發現了日軍來襲敵機的信號,但就是缺乏警覺心誤判為自己的美軍戰機,才造成日軍偷襲成功,摧毀了美軍在珍珠港的艦隊,這次淡水河遭大陸快艇闖入情節,不就正如珍珠港事件的翻版嗎?

那究竟是誰讓軍警人員都喪失了敵情意識?我認為不就是民進黨執政長期以來對民眾洗腦解放軍是紙老虎的後果嗎?近日于北辰在在媒體政論節目,胡言解放軍到台北會迷路,或是說如果兩岸開戰,美軍會來馳援,這些言論不就是造成軍警鬆懈警覺心的因素嗎?

賴清德在就職演說中發表了所謂的「新兩國論」,造成兩岸今日的兵凶戰危的情況,金門崗哨遭對岸無人機騷擾,與這次淡水河被對岸快艇闖入的事情,都顯示出無論國軍或者是海巡都束手無策,如果連「保台」都做不到,那「抗中」只是政客欺騙選票的「嘴砲」而已!

(作者為陸軍退役少將)

#淡水河 #雷達 #海巡署 #美軍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