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陸軍官校百年校慶的典禮上,賴清德首次以三軍統帥身分校閱部隊並發表重要談話,他先故作大方地承認黃埔建軍係根源於大陸的歷史事實,再就國共內戰後國府遷台且陸官在鳳山復校的時代變局,將中華民國的實質內涵進行一種時空轉移的概念偷換與重置,而其目的就是繼續強化後蔡英文時代的「新兩國論」。賴總統曾自稱為「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此刻的他再務實、再真實不過了。

或許有人認為,賴清德的講詞追溯陸官建校的歷史根源,明顯有別於蔡前總統過往不顧史實的作法,其著眼點就是為了彌補前朝對於中華民國國史的斷根式論述,並藉此向對岸釋出善意。事實上,這是一廂情願的天真想法,卻也反證出賴總統虛矯偽善、蠱惑人心的高明手法。

試想,當初黃埔建軍的革命宗旨不就在於掃蕩軍閥、抵禦外強,完成國家統一的目的嗎?然而主張台獨的賴總統卻希望藉由徹底台灣化的中華民國,來重建一支分裂國土,對抗統一的鳳山新軍,所謂「黃埔精神」豈容繼續存續?

細究賴總統的演講內容,他運用巧思心計,將捍衛國家主權獨立、追求中國統一的國民革命軍,轉化為只須認同「中華民國(在台灣)」這塊招牌的鐵血禁軍,而刻意忽略當前《中華民國憲法》的主權概念仍及於整個中國的法理基礎。說穿了,賴的私心就是要洗腦這群未來國軍領導幹部誓死效忠台獨,為台獨而戰,為台獨而亡。

賴總統就職以來,不論是就職演說、接受《時代雜誌》(Time)專訪或這次陸官百年校慶演說,均再三強調「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的「新兩國論」,可見這已成為他牢不可破的核心思維與治國理念。然而,也因為他的頑固堅如磐石,再度讓台海激起波瀾,兩岸劍拔弩張。

「新兩國論」與1999年李登輝前總統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所提出之「兩國論」,顯然存在不小的落差。儘管具有「獨台」思想的李登輝著力彰顯獨立自主的台灣意識,但在其創設的「國家統一委員會」與發布《國家統一綱領》的組織與政策框架下,多少會讓外界聯想所謂的「兩國論」可能是另外一種追求統一的「兩德模式」。尤其是,李登輝特別強調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很容易在想像中連結到統一前相互承認的東西德關係。

然而到了蔡英文與賴清德所提的「新兩國論」,除歷經陳水扁時代廢除國統會、終止《國統綱領》與主張「一邊一國」論後,已不再提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卻強調彼此是「互不隸屬」的事實。原本「特殊的國與國的關係」一語仍具有形式上的兩國在未來轉變為實質上的一國的可能,刪除後只剩下「互不隸屬」的現況,不就說明未來兩岸從此分道揚鑣,各成一國?

賴清德在陸官校慶的演講已再次證明這位登上權力最高峰的務實台獨工作者,就是要借中華民國的殼,上台灣獨立的市,這樣赤裸裸的一再表白,能不加劇兩岸的對立衝突,增添台灣人民兵凶戰危的恐懼感嗎?也不免讓人民懷疑,到底賴清德是不是豁出去了,要讓台灣成為第二個烏克蘭?(作者為佛光大學樂活產業學院教授兼院長、台灣對外關係研究暨發展協會理事長、中山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會理事長)

#中華民國 #賴清德 #關係 #陸官 #新兩國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