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人員往來從2015年出現逆轉(2014年訪華日本人總數272萬人,訪日中國人總數241萬人,2015年前者為250萬人,後者為499萬人)以後,整體上不平衡(訪華日本人數減少,訪日中國人數增加)的傾向一直存在且越來越大。

這一傾向在尤為期待的青少年交流方面更加明顯。以雙方留學生人數的推移為例,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從2012年的8萬6324人增加到2019年的12萬4436人,其後受疫情影響有所減少,但據日本文部科學省今年5月24日的報導資料,在日中國留學生從2022年的10萬3882人,2023年增加到11萬5493人,中國留學生一直佔在日外國留學生總數的40%以上;另一方面,在中國的日本留學生從2012年達到最多的2萬1126人(佔在華外國留學生總數的6%)以後連年下降,疫情前的2018年就已降至1萬4230人(同3%),上述日本文部科學省的報導資料顯示,2020年和2021年在華日本留學生分別為7346人、5722人。

中日人員往來呈現出不平衡

與留學生人數有直接關係的雙方語言教育機構數和學習者數方面情況完全相同。 根據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每隔3年一次實施的海外日語教育機構調查,中國的日語教育機構從2018年的2435所增加到2021年的2965所,日語教師人數從2018年的2萬220人增加到2021年的2萬1361人,日語學習者數從2018年的100萬4625人增加到2021年的105萬7318人(佔海外日語學習者總數的28%)。

而同期日本的中文教育機構數和中文學習者數都有較大的下降。日本文部科學省對全國高中及同級別學校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開設中文的學校數和中文學習者數分別從2018 年的497所、1萬9637人減少到2021年的457所、1萬7847人。

中日人員往來這種不平衡現象的存在雖然有多方面的背景和原因,包括日元貶值造成的赴華費用的增加、日本人短期赴華免簽政策的停止、中國大學及政府有關部門對中日間人員往來審查和管理的加強等等,但日本國內媒體的導向及美國在人文領域的對華脫鉤所帶來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許多調查結果表示,日本學生及家長對中國的印象多來自於媒體,而日本媒體關於中國的負面報導較多。關於來自美國的影響,從最近日本文部科學省反覆修訂和出台的《大學的國際化和危機管理》中可見一斑。其中提到,鑒於美國加強對華規制以防止技術流出的動向,日本有必要對此加以重視,與美國協調,採取對策,強化對留學生和外國研究人員的審查,加強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內部管理。

美國的對華姿態對日本一般民眾也有很大的影響。日本內閣府每年實施的《關於外交的輿論調查》表明,對美國有親近感的受訪者每年都接近9成(2021年88.5%,2022年87.2%,2023年87.4%),而對中國有親近感的最近3年內從超過2成下降到只有1成多(2021年20.6%,2022年17.8%,2023年12.7%)。日本民眾對美國有較大親近感且非常重視美國的取向,其對中國的認識和態度自然會受到中美關係變化的影響。

中美關係變化影響日本民眾對中國的認識和態度

中日之間需要盡量避免和減輕美國因素的影響,改善和加強兩國之間的關係。時隔4年半於今年5月27日在韓國舉行的中日韓峰會(第九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具有重要的意義。會議表示將在包括人文交流在內的六個關鍵領域加強「互利合作」,強調「重振人文交流有利於增進相互瞭解和信任」,一致同意「促進社會各界特別是青年之間的交流以增進友好和睦關係」,並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數字化目標,包括「把2025-2026年作為中日韓文化交流年」;「力爭到2030年將三國人員往來規模增至4000萬」;大學間國際交流專案「亞洲校園爭取到2030年底將參與學生數量增至3萬名」等等。

會後的5月31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回答記者關於日方提出的恢復短期免簽政策的提問時表示,「中方重視日本各界希望恢復免簽政策的訴求,我們希望日方能同中方相向而行,共同提高雙方人員往來便利化的水準」。可見中日韓峰會對於促進中日人文交流有著實際的效果和意義。

期待三國共同遵守《第九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聯合宣言》的有關承諾,在人文交流方面切切實實且長期持續地做出努力,使峰會成為相互間人文交流加強和擴大的契機。

(作者為山梨縣立大學國際政策學部教授)

(本文來源《海外看世界》,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2021年 #人文交流 #人員往來 #中國 #中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