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1日台中捷運上,我親身經歷年輕學生無差別持刀攻擊事件。當時凶嫌右手持刀,眼神堅定,在我眼前往前刺去。這個畫面不斷在我眼前回播,每當我走向捷運閘門時心中不免一悸,至今已3個星期多,也是賴總統、卓院長上任即將滿月的時候。

原先我特別關心立法院攻防、俄烏戰爭、地球環保,兩岸關係等,但這3周以來,台灣街頭的大小暴戾事件事占據了我的視聽。我注意到台北捷運、各地超商、大街小巷等地幾乎每天都有人突然暴怒、鬥毆、攻擊、縱火。我們身邊有無數不定時的流動炸彈到處流竄,在你猝不及防時引爆。

以台北捷運為例:6月7日上午10點多,捷運淡水線一名男子突然情緒不穩,拿雨傘攻擊同車的女乘客。另有媒體報導,該陳姓男子容易受到情緒影響,尤其不能看到或聽到「中國」2字。陳男疑似看到其他乘客閱覽的手機有「中國」的報導和字眼,所以才會失控咆哮,大喊「六四」、持雨傘追逐乘客。

6月12日晚間,淡水捷運線上一位林姓女子坐在博愛座不願讓座,對於勸說的男性乘客突然攻擊,打傷對方手臂與頭部,雙方下車後經站長及保全協調,林女道歉後突然自撞站內柱子而血流滿面,隨後送醫。

我們升斗小民,每日搭乘捷運,難道要口袋暗藏噴狼霧、手抓長雨傘,枕戈待旦,隨時自衛反擊?還是改成自己開車、朋友接送,命運操在自己的小心謹慎與眼明手快,拒做捷運或公車上無辜受害的無助羔羊?

《論語》中孔子有言:「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這段話的出處牽涉到「殺」這樣的暴力背景,是因為孔子的學生顏回請教孔子,他提到季康子(魯國的卿大夫,相當於今天的內閣高官)問政有一提議:「如果殺掉惡人,延攬好人,怎樣?」(原文: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說:「您治理國家,怎麼要殺人呢?如果您善良,人民自然也就善良。領導的品德像風,群眾的品德像草,風在草上吹,草必隨風倒。」

孔子的意思是,當廟堂之上充滿暴戾、凶狠、殺伐之氣,社會上怎麼可能祥和、溫良、謙讓呢?上層社會吹起的風將橫掃低層,風行草偃。

回看台北,立法院內立法委員飛身擒抱,推擠咆哮;立法院外青島東路人潮洶湧,各城市即將展開「青鳥行動」與青鳥反制,青鳥甚至飛上了紐約時代廣場的電子看板。山雨欲來,風滿紅樓,風滿社會,台灣從上到下,走向動盪。

我在台中捷運上歷險全程時間約70秒,從凶嫌發動攻擊到被制伏,在車廂中砍殺前進的距離約70公尺,也就是平均1秒鐘前進1公尺。我覺得,這暴戾之風也正以每秒鐘1公尺的速度吹向全台灣。(作者為退休教授)

#暴戾 #孔子 #攻擊 #雨傘 #凶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