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年以來,通貨膨脹成為美國民眾對拜登總統最不滿意的施政項目之一,每月月中公布的通貨膨脹數字,也就跟著成為大眾矚目的焦點。出來的數字比預期高,聯準會就可能延緩降息,甚至可能再升息;出來的數字比預期低,聯準會就有較大的可能在未來降息。由於美國降息與否牽動美元強弱、股市表現,以及其他重要經濟變數,美國通貨膨脹就變成全世界所重視的指標。

上周美國公布消費者通貨膨脹,以月對月來講沒有變動,以年增率來講則為3.3%,比原先預期的3.4%微低。數據出來以後股市大漲,十年期利率也同時下降。不過,聯準會在隨之舉行的會議中,還算沉得住氣,做成利息維持原狀不變的決議。

其實聯準會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不論是消費者物價指數或個人消費支出所隱涵的物價上漲,都還在聯準會所聲稱2%通貨膨脹的目標之上,而且有相當距離。如果聯準會現在就放手,開始降低利息、擴張信用,萬一通貨膨脹再起的話,對於聯準會本身也好或者對於拜登總統也好,都會是很大的打擊。

聯準會之前已經受過一次打擊了,以為通貨膨脹會很快的下來,後來未能如願,被各界批評;他們現在改採比較謹慎的做法,就是要看到物價上升率長期且持續的往下走,才有可能邁出降息的步伐。

聯準會在這次會議之後,依照時程發布對於未來美國經濟的預期,和上一次相比已經起了很大的變化。這一次預估今年下半年只降息一次,上一次是預估降息三次,所以要期待聯準會快速降息,可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另外一個導致聯準會遲疑的因素,可能是房屋價格。美國的房價在升息循環剛開始的時候,曾經有過比較低的上漲率,在去年五到六月間還一度小幅下跌,但是從那個時候起,一直到現在,每個月都在上漲,而且每個月上漲的年增率在逐月升高當中,幾乎沒有停過。

房價如果恢復漲風,而且速度是越來越快,租金會受到影響,但是這個影響會有很大的時間落差。很多的租約是一年或一年以上,房租的調整通常必須等租約到期,那就是幾個月甚至一年的落差。

時間有落差,但是這一天畢竟還是會到。世界上很少看到一個房地產市場,出現房價不斷上漲但是租金卻紋風不動。剛好相反,現在美國的利率已經提高,就同一個價位的房價而言,房東所要求的租金收益的目標應該也比以前高,何況房價本身也已經上漲,所以房租會跟著上漲這件事恐怕不是來不來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來的問題。

另外還有一個造成時間遞延的因素,就是消費者物價指數的計算。房租是很大的項目,大概占了三分之一左右,可是多數消費者住在自己擁有的房子裡面,並沒有實際付出租金,所以計算消費者物價指數時,是用設算的租金,也就是看類似品質、大小、區位房子的租金行情,然後用那個行情來設算住在自己家裡所產生的虛擬租金的上漲。基本上,一個區域房租普遍上漲後,設算的租金才會開始調漲,那這又產生了時間落差。聯準會的官員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事情,當他們看到美國房價從去年五月到現在恢復快速上升,他們一定很擔心;既然有這個擔心就不能隨便降息,免得通貨膨脹又復燃。

拜登現在要選連任,擺在他面前的是3個對他不滿意的難題,第一個是通貨膨脹,第二是移民,第三是以色列在加薩地區與巴勒斯坦人的戰爭。原來通貨膨脹是民眾最不滿意的第一名,後來通貨膨脹稍微下跌以後,移民成為第一最不滿意。拜登不久前宣布關閉德州跟墨西哥的邊境,應該是想在他和川普總統辯論之前,就有所作為,不要成為川普攻擊的箭靶。

在這種情況下,受到拜登內閣尊重而且獲任命連任的鮑爾,必然會非常重視通貨膨脹的動向。問題在於,在美國已經提高利率,房貸利率也走高之際,美國的房價不跌反漲,變成了未來通貨膨脹是否會回升的陰影來源。美國今年年底就要舉行選舉,從房價上升到設算房租上升,中間的時間落差愈大,對拜登愈有利。反之,如果在未來幾個月就開始在消費者物價中反應,將對拜登的選情非常不利;我們且拭目以待。

(作者為東吳大學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

#通貨膨脹 #聯準會 #房價 #上漲 #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