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民進黨立委要求教育部把閩南語改為台語,就語言問題去中國化,往文化台獨方向邁進,讓在台灣通用的其他語言有一種被剝奪感,試問這有無改變台灣現狀?國際及外界又如何看待?引發不同的討論,然而,將閩南語改成台語,此舉卻引發客家團體大反彈,洋洋灑灑列出四大理由,實有議論的空間 。

首先,客家團體認為此舉顯然違反國家語言發展法與實施本土語言政策的旨意,這些團體就法律和政策面向提出質疑,並列舉四大理由,每一個理由都鏗鏘有力,言之鑿鑿,包括:第一,根據國家語言發展法第3條與第4條,已明文規定在台灣地區各族群使用的母語名稱及地位應一律平等。第二,再根據教育部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本土語言課綱,對本土語言的類別(閩南語文、客家語文、原住民族語文、閩東語文)與定義已有明確的規範,且行之多年。

第三,從85年起國小到高中教育階段,已陸續實施本土語言教學超過28年,各類本土語言在學校受到公平對待,實施成效逐漸彰顯。第四,之前曾有少數學者與社團,或以個人見解或意識形態認為閩南語名稱應以台語替代,甚至在網路發起台語正名連署運動,此舉恐造成校園單純的本土語言教學,逐漸被政治或少數團體干擾,造成校園內本土語言教師與家長及學生的困擾。對於純淨的學校教學弊多於利,其行動主張等同於50年前獨尊華語為國語,貶抑國內已有之各族原住民語、客語、閩南語族群之身分認同與文化傳承之弊,實非民主國家確保各族裔國民地位平等、文化等值、話語平權之舉,落實閩南語使用族群沙文主義之逆行,非我國家長遠發展、多元並陳、深積文化之福。

這些理由都有道理,民進黨一直致力於去中華化與中國化,在文化面向的改變讓西方無感,也讓台灣社會無感,但炒作意識形態及藉轉型正義之名正在製造新一波的不正義及威權情況,這種沙文壓迫主義難道不是反民主的行為嗎?

其次,教育部應稱閩南語,如此才符合歷史事實、教育價值與教學需要,實不宜以台語混淆閩南語。誠如客語僅標示使用客語之台灣人,使用各原民族語者也僅標示其族裔與其文化傳承之驕傲;而閩南語主要是在保留並彰顯其族裔文化之特色。

再者,以台灣號稱多元包容著稱,對多元族群之尊重、包容,台灣語言實在不該專屬於特定族群。如果將閩南語改為台語,不僅會掀起台灣社會再次的撕裂,也會引發其他族群母語者的疑慮與相對的語言歧視感,進而影響朝野對立、社會和諧,族群互相撕裂,非團結台灣之所為。

我們更應思考將閩南語改成台語,恐怕不只是內政問題,也會涉及到敏感的國際認知和兩岸關係發展,也是一種主動改變現狀的舉動,陳水扁時代沒有做,蔡英文時代沒有做,為什麼賴清德時代就要做?這還是善意的維持現狀嗎?還是防衛型的展現民主嗎?

說穿了就是落實民進黨內多數族群的意志,這就是民進黨以本省閩南人為政黨主體的多數暴力行徑,也是公開以閩南語正名為旗幟,用強制力來貫徹文化台獨,更是台灣閩南沙文主義試圖全面壓制台灣普通話、客家話、原住民族語和新住民語言的權力展現。

當台灣的國語不再是普通話,而台語正式成為閩南語時,民進黨在語言政策上,又朝文化台獨邁進了一大步。但辯證來看也有助於大陸推動台灣福建化的規劃目標,閩台兩省的距離又拉得更近了。

總之,將閩南語簡化成只有台語,雖然可能會被一些多數人支持,但卻會面臨著語言和文化多樣性的喪失,這對於語言學和文化保護都是一種損失。正確來說,閩南語包括台語,台語是閩南語中的一個重要方言,還有閩北語。我們要學閩南語,因為要溝通,隨著時代發展和城市化變化,許多年輕人可能更傾向於使用普通話。

文化台獨(Cultural Taiwan Independence)本身就是指一種文化上的主張,主張台灣應該在文化認同上獨立自主,不受其他政治實體的控制或影響,專注於文化、語言、歷史等層面的自主性,台語取代閩南語正是典型的文化台獨。台語是許多台灣人民日常交流的語言之一,閩南人講閩南語,客家人講客家語,外省人講普通話,原住民講母語,我們應當發揮多元包容的文化精神,而非讓其他少數語言感到憂慮與不安,身為執政的民進黨更應當以身作則,而不是帶頭壓迫霸凌。畢竟語言貴在溝通交流,語言在社會交流中具有的力量和影響力,如何正確和尊重地使用語言對於建立包容和尊重的台灣社會實在是相當重要。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閩南語 #台語 #語言 #本土語言 #文化台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