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列表

  • 我身邊的台灣人》如水一般靈動的女孩

    有人說生命本是一場漂泊的旅行,遇見了誰都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我認為這種美麗的意外還有另外的名字,那就是緣分。

  • 台灣人在大陸》我為什麼會變成基督徒?(一)

    我第一次見到孫瑩潔是在柏林寺,但是真正開始交流,成為朋友,則是在廬山的禪茶會上。我們雖然沒有在同一所學校上過學,但是她一直稱我為師兄。瑩潔那時候正在北京師範大學念研究所,她的導師于丹是大陸傳媒界的名人。

  • 台灣人在大陸》北京交通雜說(三)

    一件事的失敗,是一連串的失誤所造成的。原先在訂票的時候,只注意到了證號,卻沒注意到姓名,未將名字轉換成簡體規範字。車站取票時,人員說取不出來,姓名與證號必須相對。倒楣的人,就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 台灣人在大陸》北京交通雜說(二)

    西直門是北京的交通大樞紐,就算是當地人繞進了西直門立交橋,也很容易暈頭轉向,不分東南西北了。北京的出租車師傅有這麼一說,要考驗出租車師傅的功底,讓他開上西直門橋,通過考驗才算一位合格的司機。就算現在導航系統便利,也會使很多用路人走錯路,明明按著導航走,卻走向不同方向。西直門三大字既不使人認清東南西北

  • 台灣人在大陸》北京交通雜說(一)

    到過北京的人,第一印象映入眼簾的就是擁擠交通。其他的不說,在飛機尚未落地以前,就己經遲延了將近三十分鐘,總之,天上也塞,地上也塞,機場跑道等著著陸等著起飛,在還沒踏上這片土地,就充分感受到了一種忙碌的感覺。好不容易,飛機順利降落了,看一下錶,比原訂的時間稍晚了,不過也無妨,這第一印象確深刻的在我的腦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