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人才培育白皮書》建議學測指考「兩試合一」一事,受訪學者有人贊成,有人反對。反對學者多擔憂重演「一試定終身」惡夢,高醫大教授周逸衡和全教總執行長張文昌則認為,學測和指考可合併,讓成績僅做為基本學力門檻,學校擴大甄選名額,選擇對該科系有興趣的學生,將可達到適性揚才。

國家教育研究院的《人才培育白皮書》初稿日前出爐,文中建議,大學入學以甄選為主,將學測與指考「兩試合一」,張瑞雄日昨投書媒體指出,兩試合併恐會重演「一試定終身」的惡夢,目前學測或指考的功能,只是決定那些學生可以念台、清、交、成等校,造成不必要的升學壓力。現在學生少而學校多,正是全面甄選,打破考試決定未來現象的好時機。

高醫大人文社會學院院長周逸衡和全國教師總工會執行長張文昌則認為,學測與指考可合併為一次考試,做為多種升學用途,且為了防止一試定終身的遺憾,學校應放寬甄試名額,僅採主要核心科目成績,透過面試方式,多多了解學生的興趣取向;周逸衡強調,「成績僅做為過濾的基本門檻,核心價值在於適性選才。」

張文昌表示,除了合併考試外,延後考試時間也是可以討論的範圍,畢竟學測是高中基本能力檢定,指考是考更專業的學科,兩者測驗方向本來就不一樣。他認為,學校適性選才十分重要,諸如工業設計、商業設計的學科應該著重於實作表現,而對語文有興趣的學生,就不該限制其數學成績必須得到高分。

前交通大學吳重雨受訪時指出,「兩試合一」複雜度高,且就他的教學經驗看來,許多甄選進來的孩子並沒有因為少念高三課程就表現較差,有些學生反而利用高三時光,進修專業知識。

圖說:「人才培育白皮書」建議學測與指考「兩試合一」。(photo by shakingwave in flickr)

#學生 #兩試合 #考試 #甄選 #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