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部分國家幸福排名
2013年部分國家幸福排名

■台灣幸福指數循OECD 2013年的美好生活指數編製,納入居住條件、所得財富、工作收入、社會聯繫、教育技能、環境品質、公民參與及政府治理、健康狀況、主觀幸福感、人身安全、工作與生活平衡等11領域。

■陶淵明《乞食》:「饑來驅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門拙言辭,主人解余意,遺贈豈虛來。」唐伯虎詩:「十朝風雨苦昏迷、八口妻拏併告饑,信是老天真戲我,無人來買扇頭詩。」

「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這是唐朝詩人元稹懷念離世妻子的詩句,道出了千百年以來貧困者的心聲,也說明了經濟困絀的家庭,是得不到幸福的。

有人也許會以顏回居陋巷依然快樂、陶淵明辭官返鄉悠然於山水之間,來說明經濟條件未必這麼重要,惟這個說法有待商榷,顏回正因生活過於貧困以致英年早逝,陶淵明晚年生活困頓,其《乞食》一詩讀之令人感傷,至若唐伯虎以賣畫為生,每逢雨季無人來買,一家八口饑寒交迫的情景也都在他的詩集裡有詳盡紀錄。

早在兩千年前史馬遷已看出經濟富裕是幸福的先決條件,他在史記貨殖列傳寫道:「人富而仁義附焉,禮生於有,而廢於無。」

經濟富裕為幸福前提

而兩百多年前,亞當斯密表示藉由分工,富裕可以普及社會各階級,富裕是創造幸福的重要前提。然而他也強調,只有以正義的力量加以調節,讓社會保有穩定和諧,才能讓人民獲得幸福。

這些前人的經驗與論述說明,一個社會的幸福和經濟是否富裕息息相關,經濟富裕絕對是幸福的前提。但除了富裕,所得分配、人際互信、環境品質也都會影響人民的幸福感受,這也正是二、三十年來經濟學家一直認為國民生產毛額(GNP)力有未逮的原因。

GNP可以衡量一國的所得水準,但卻無法衡量因生產所造成的汙染、也無法衡量人際互信的變化,GNP成長看似好事,卻也可能帶來汙染、摧毀互信、剝削勞工,使得貧富差距擴大,社會和諧流失,也因此這二、三十年來各國皆希望在GNP之外尋求新指標來衡量。

歷來有人倡議綠色GNP、有人編製社會指標、有人發布國民生活指標,其目的都是希望彌補GNP的不足。2008年法國總統薩柯奇邀請史迪格里茲及沈恩兩位經濟學家研究社會福祉的新指標,與此同時OECD也著手編製幸福指數,綜言之,他們認為衡量經濟是否健全,除了援引傳統的GNP之外,還得評估人民健康、所得分配、環境保護、人民的滿足感及安全感等等。

幸福有極大的主觀性

我們觀察2013年的涵蓋OECD成員及台灣等37國的幸福指數,台灣名列第19,優於日本、韓國,此消息日前經我官方發布,輿論嘩然,各方意見紛紜。其實各方意見紛紜,早在意料之中,因為幸福本來就有極大的主觀性,墨西哥幸福指數排名36,但主觀幸福感卻比第1名的澳洲還好,另外被金融海嘯重創的冰島,主觀幸福感竟名列第3,跌破許多人的眼鏡,這說明幸福這件事確實很難衡量。

其實,納入幸福指數編製的「所得與財富」、「工作與收入」、「社會聯繫」等11個領域,已屬週延,惟這些數據多屬平均數,對於財富分配平均的社會,其結果尚能反映多數人的感受,但對於貧富差距較大的國家,自然會和民眾的感受脫節,除非能把分配面指標適度納入,否則幸福指數恐怕仍難以貼近民眾的心聲。

(工商時報)

#幸福指數 #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