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初,有3艘中國大陸海軍艦艇訪問夏威夷(上圖,新華社),與美國海軍聯合從事搜救演練,這是2006年以來的重大事件。看似平常,其中卻蘊藏極深意義。因此有學者密特爾(R.Mtter)在華府《外交》雜誌披文,標題竟是「70年之久的裂痕仍有損中美關係」,寓意深刻,值得雙方負責人思考。

演習的公開目的固然是在改善兩國關係,但禮儀之外兼有軍事和外交意義,翼望促成化敵為友。儘管美國防部長海格爾(C.Hagel)毫不諱言,他很關切大陸在南中國海軍事行動,「有增加軍事對抗的危險,損害區域安定,令外交展望變得暗淡。」

在中國大陸一方看來,這是雙方國力的不平衡,你強我弱,甚至上溯到二戰期間,美方都是以不公正的態度對待中國。儘管在訪問夏威夷時,當地海軍司令威廉斯(R.Williams)的話說得漂亮:「過去我們在軍事上與你們聯合作戰,在未來也願意如此。」雙方都明白,這是敷衍客套話,有反諷意味。過去的共同敵人是日本法西斯,今天卻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竟有意復活日本軍國主義來對付中國,又豈只是一個釣魚台而已。

從二戰開始,美國就不曾考慮優先軍援中國,理由之一是重慶(當時的陪都)貪腐,且其軍隊無戰鬥力可言,加上史迪威(Joseph Stilwell)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史氏身為美國派駐中國戰區參謀長,好放言高論加上用詞尖刻,故有「醋酸喬」綽號。

按下貪腐問題不談,就國軍戰鬥力而言,從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開始,到1941年珍珠港事件引發太平洋戰爭,已經拖了10年,從七七蘆溝橋爆發全面戰爭,在無外援之下已與日寇對抗了4年。整個中國大後方已經到了民窮財盡地步,國軍還有多少戰鬥力可言!但美國人忘了,就是這支戰力單薄的國軍拖住了估計近百萬日軍,減輕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對西方盟軍的壓力。至此,中國軍民犧牲是以千萬計,財產的損失更無法估量。

整個世界大戰既已爆發,在每次盟國巨頭會議談到戰略資源分配時,美國雖是最大供應者,但在種族偏見和英、蘇的強力堅持下,中國的要求往往被忽視,分配名單排在最後。舉一實例,就中國遠征軍在印緬損失慘重一事,當時美國派駐重慶大使高斯(C.Gauss)就說了公道話,他1944年6月電告華府:「我們沒有提供中國軍隊大量軍備」,「遠征緬北基本上就是一項錯誤。」

時移勢易,中共原來一口咬定抗日戰爭是由其一手領導,近年因大陸史學思想變得比較開放,逐漸揭露很多歷史真象,當然也傳承了對美國的積怨,得知戰時中國身為同盟國一員,竟如此被糟蹋。中共史學界的有心人,甚至把美國過去戰時對華的態度和今天美國在國際上的霸道行徑聯繫起來。甚至有人認為,戰後美國之所以力拱中華民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意在為美國製造一個「藩屬」(vassal state)而已。這是長期積怨之餘,另一種略為過激的說法。中國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的重大犧牲和貢獻,理應占有此席,而聯合國成立時,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

原作者密特爾雖建議對歷史敘述時,態度應該公正,以表示美國人對中國的善意,消除不必要的積怨。但筆者看來,整個事件實出於西方的種族主義。猶憶戰後東京大審時,有日本戰犯之律師詰問美方,既認為日軍在華之暴行不可原諒,何以在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美國一直提供日本戰略物質,中國平民因此死傷重大,這是正義之所在?令對方瞠目結舌,無以為答。

種族主義與法西斯都從人種上區分優劣,所謂亞利安優越論、白種人優越論,與人生而平等的普世價值是對立的,是正義的對立面。(作者為礁溪佛光大學名譽教授)

(中國時報)

#中美關係 #海格爾 #種族偏見 #種族主義 #法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