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化解群眾運動引發的危機,烏克蘭當局做了相當大的政治讓步,然而事實上,基輔廣場上,群眾抗爭的目的,很大程度是為了國家的經濟前途,他們要爭取更好的工作機會和生活條件。

抗爭群眾認為,烏克蘭唯有擺脫俄羅斯的影響,向歐盟靠攏,才有希望,為什麼他們會這麼想,看看波蘭就知道。

波蘭與烏克蘭都是二十年前,脫離前蘇聯勢力,當時兩國的經濟狀況差不多,如今,波蘭已經是歐盟成員國,拜經濟改革以及外來投資之賜,波蘭現在的經濟實力,早已超越烏克蘭,烏克蘭還身陷在蘇聯時代遺留下來的腐敗、政府無能等後遺症當中,就為了貪圖俄羅斯提供的廉價能源,甘願繼續當俄羅斯的附庸,讓國家裹足不前。

去年,烏克蘭國民生產毛額只有七千三百美元,排名全球第137名,比非洲的納密比亞和美洲的蓋亞納都不如,波蘭是兩萬兩千兩百美元。

去年十一月,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違背多數民意期盼,放棄與歐盟締結更緊密關係,決定繼續與俄羅斯為伍,反對勢力號召民眾走上街頭,三個月的抗爭,從平和走向暴力,上個禮拜,血腥衝突造成幾十人死亡之後,烏克蘭政府做出一連串政治妥協,同意與在野勢力共組聯合政府、限縮總統權力、恢復舊憲法以及提早改選總統等,它是否能化解政治危機,還待觀察。

專家說,烏克蘭其實大可以不必淪落到今天這步田地,人口四千五百萬的這國家,市場規模夠大,它的勞動人口,具備一定程度的教育水準,加上緊鄰著歐盟這塊潛力無窮的出口市場,以烏克蘭的工業根基、豐富的天然資源、加上肥沃的農地,它的經濟其實是大有可為的。

它會沉淪到今天的景況,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美聯社的分析指出,烏克蘭最失算的,就是脫離前蘇聯集團之後,它在工業轉型上,毫無作為,一直到現在,烏克蘭經濟還是以鋼鐵、金屬、化學等重度耗能的重工業為骨幹,俄羅斯依照友情價,供應給烏克蘭的天然氣,對烏克蘭在2000到2008年的快速經濟成長,提供了很大的助力,然而它也讓烏克蘭喪失了工業現代化的動機。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全球經濟衰退,烏克蘭原料出口也銳減,2009年,俄羅斯大幅調高對烏克蘭的天然氣售價,烏克蘭工業開始面臨無法承受的壓力,專門研究後蘇聯時代經濟的一個芬蘭經濟學家形容,烏克蘭出口產業,對俄羅斯天然氣仰賴太深,這對烏克蘭是個詛咒。專家說,除非進行必要的改革,否則烏克蘭經濟不會有前途。

烏克蘭國營天然氣公司供應給國內的天然氣,價格大概是成本的兩折,天然氣補貼每年要吃掉烏克蘭百分之7.5的產值,執政者這麼做,當然是為了討好選民,可是它卻拖垮了國家財政,烏克蘭預算赤字不斷升高,現在得靠借貸支撐。

國際貨幣基金會在2008年與2010年,兩度嘗試對烏克蘭伸出援手,因為烏克蘭不願意按照金援條件,調高天然氣售價以及讓公務員減薪和縮減退休福利,金援沒有談成。

世界銀行前不久發布的一份研究指出,貪腐是烏克蘭經濟停滯不前的重要原因,官僚索賄,不走後門難辦事,在烏克蘭是公開的秘密,這是上樑不正下樑歪的結果,富比世報導,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擔任牙醫的兒子,透過包攬工程,經營獨門生意,累積了五億一千萬美元財富。

去年,在國際透明組織公佈的政府清廉排行榜上,烏克蘭在175個國家當中,排名144,紐幾內亞、奈及利亞以及伊朗,都排在它的上面。

烏克蘭財政已經糟到快要破產的地步,今年,它估計需要七十億到一百億美元金援,因為信評太差,它的公債乏人問津,已經沒有能力在公開市場上自行募款,為了阻止烏克蘭擁抱歐盟,俄羅斯同意給烏克蘭150億美元貸款,不過錢解決不了烏克蘭當前面臨的危機,國際信評機構標準普爾說,除非政治危機化解,烏克蘭有可能倒債。俄羅斯的金援只能暫時彌補短期的財政缺口,烏克蘭唯有徹底改革,才能走長遠的路,否則,今年秋天,它恐怕就得再次伸手,向老大哥請求紓困。

(中廣)

#烏克蘭 #俄羅斯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