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丁的算盤(葉柏毅報導)

烏克蘭危機,隨著克里米亞決定公投入俄,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世界各大國,包括中國在內,萬萬沒有想到,普丁是不出兵克里米亞了,但是他在背後,採取了一個左打西方,右堵中國的手段,就是策動克里米亞公投入俄。一般人都認為普丁是個武夫,但這就顯然太錯估普丁了。普丁策動克里米亞公投入俄這一招,確實是高招,既兵不血刃奪回了克里米亞,也可以讓俄羅斯在普丁任內所承諾的,要建立的所謂「歐亞聯盟」當中,居於更鞏固的領導地位。

為什麼在這次整個烏克蘭危機當中,克里米亞一變而成為問題的焦點核心呢?就這一點來說,首先必須要瞭解的是,在普丁心中所構建的「歐亞聯盟」。目前看來,應該說,「歐亞聯盟」既不是要恢復前蘇聯,也不是要擴大俄羅斯的領土,而更像是說類似於歐盟的政治經濟組織,只不過歐亞聯盟的成員國,都必須以俄羅斯馬首是瞻。在普丁的歐亞聯盟當中,怎麼可能放過既是前蘇聯成員國,又是歐洲第二大國家的烏克蘭?但烏克蘭現在卻變成俄羅斯與西方世界角力的戰場,而且國家隨時有撕裂的可能,如果要把這樣的責任,全部歸咎給普丁,不得不說,這樣的看法有點偏西方觀點了。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先前就寫了一篇有關烏克蘭情勢的文章,這篇文章實際上是批評西方。季辛吉說,烏克蘭這個國家,本來就有「往東」與「往西」兩種力量;在這個情況下,西方國家應該把烏克蘭做為與俄羅斯溝通的橋樑,而不是想要以控制烏克蘭來圍堵俄羅斯,甚至企圖排除俄羅斯。這種做法完全沒有考慮到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複雜歷史關係,同時也只會加深普丁對西方國家的戒心,而對烏克蘭也毫無好處,更嚴重的後果,是還可能會犧牲了烏克蘭。西方勢力一廂情願介入烏克蘭太深的結局,就成了現在這種狀況。烏克蘭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難道只能怪罪俄羅斯,西方世界沒有任何責任嗎?

此外,再談到克里米亞,沙俄時代,為了奪取克里米亞,甚至進行了九次戰爭,一直到十八世紀,凱薩琳女皇從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手中,拿下克里米亞之後,帝俄終於把克里米亞納為俄國的一部分。當時的俄羅斯,為什麼要千方百計要奪取克里米亞呢?原因就在於克里米亞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因為整個克里米亞半島,正好位在黑海正中央,不但可以被稱為是「黑海的門戶」,而且是一個天然的不凍港;若海軍一旦通過黑海,可以快速進軍大西洋和印度洋,因此克里米亞也具有絕佳的戰略地位。可以說,誰控制了克里米亞,誰就控制了整個黑海,這也就是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俄羅斯始終要在克里米亞設置「黑海艦隊」的原因。然而,這麼一個重要的地方,在一九五四年,被當時的蘇聯領袖赫魯雪夫,唏哩呼嚕地送給了烏克蘭。赫魯雪夫恐怕萬萬沒有想到,蘇聯也會有解體的一天,俄羅斯與烏克蘭也為了克里米亞的歸屬問題,一度劍拔弩張,後來雙方才同意,克里米亞仍然歸給烏克蘭,而最重要的軍港「塞凡堡」,則以租借的方式,繼續讓俄羅斯駐紮黑海艦隊。不過,不管就歷史上,或是軍事上來說,俄羅斯與克里米亞雙方,始終存在一份微妙的連結。因此,也難怪俄羅斯內部,對普丁這次能收回克里米亞,紛紛給予高度評價;而普丁在國內民意的高度支持下,怎麼可能會再放棄克里米亞?因此,目前看來,不管國際是承認或是反對,烏克蘭失去克里米亞,克里米亞重回俄羅斯懷抱,恐怕是已成定局。

接下來的狀況就是:西方國家聲稱要制裁俄羅斯、孤立俄羅斯;然而,這樣的制裁與孤立,效用有多大?值得懷疑,原因在於:今天俄羅斯重新納入克里米亞,可不是俄羅斯用兵搶來的,而是克里米亞自己公投心甘情願的;對於一向主張必須尊重住民自決的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國家來說,若不承認公投結果,不啻是落入兩套標準,這樣日後將如何服人?而且,如果西方國家真的因為克里米亞問題,而制裁俄羅斯的話,不又更坐實了普丁想要構建「歐亞聯盟」,以擺脫西方世界的箝制,並不是冷戰的幻想,而是必要的事實?所以由此看來,西方世界想要制裁俄羅斯、孤立俄羅斯,除了滿足於自己是正義之師的幻想之外,其實是於事無補的。而在這樣的拉扯當中,真正犧牲的是烏克蘭。從之前的分析就可以瞭解到,現在的烏克蘭,其實是由親俄的東烏克蘭、親西方的西烏克蘭,以及克里米亞等三部分組成的。雖然普丁表示,他絕對無意分裂烏克蘭,可是由克里米亞所帶來的骨牌效應,恐怕已然發生;在親俄的東烏克蘭方面,工業大城「頓內次克」也已經要求公投入俄。如果往極端了看,最最不樂觀的狀況是:原本相互不和已經浮上檯面的東西烏克蘭,徹底分裂,親俄的東烏克蘭自成一國,加入俄羅斯的歐亞聯盟;而親西方的西烏克蘭,另成一國。可是這樣一來,討到便宜的是俄羅斯,西烏克蘭與西方國家未必有好處,原因很簡單:東烏克蘭本來就是工業重鎮,不管它是併入俄羅斯,或是自成一國但是親俄羅斯,對俄羅斯來說都是有益無害。而歐盟必須要考慮的是,在歐債危機好不容易暫時穩定下來的情況下,他們能再接納一個以農業為主的西烏克蘭嗎?現在歐盟或西方國家,在經濟上都自身難保了,要是放棄了西烏克蘭,或是援助限縮再限縮,那麼整個烏克蘭不就是從頭到尾被耍被犧牲?而且西方國家也是一步錯步步錯,而最後的贏家,還是普丁。因此從目前這盤棋局看來,普丁至少是居於穩贏不輸的狀況,說得更白話一點,就是普丁「沒有在怕的」;而輸家恐怕只能是西方國家與烏克蘭。

總之,盱衡目前整個俄烏之局,站在制高點上的是俄羅斯,進退失據的是西方國家,而被放在刀俎上的魚肉則是烏克蘭。歐盟或美國的色厲內荏,早就被普丁看穿了。不費一兵一卒,併回了克里米亞,已經是普丁的一大勝利了,他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中廣)

#克里米亞 #烏克蘭 #俄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