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螳螂都屬於「樹皮螳螂」(bark mantis)的族類,外型比一般我們所知的螳螂寬而扁平。

「牠們看起來幾乎就像是頭比較小的蟑螂,」蓋文.史芬森(Gavin Svenson)說。他是克利夫蘭自然歷史博物館(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無脊椎動物學研究員,最近在期刊《ZooKeys》發表了一篇研究。

Liturgusa algorei是發現於秘魯北部亞馬遜流域的螳螂新品種。攝影:Gavin Sv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Liturgusa algorei是發現於秘魯北部亞馬遜流域的螳螂新品種。攝影:Gavin Sv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在這些新品種中,牠們有些名字很有創意。上圖Liturgusa algorei 的名字是紀念美國前副總統、也是環保主義者的艾爾.高爾(Al Gore)。Liturgusa krattorum則是以熱門兒童動物節目主持人馬丁.克拉特(Martin Kratt)和克里斯.克拉特(Chris Kratt)為名。而史芬森也以他女兒泰莎(Tessa)和柔依(Zoey)幫兩種樹皮螳螂命名,分別為Liturgusa tessae和Liturgusa zoae。(見〈螳螂偽裝成花朵誘拐獵物〉。)

早先的生物科學界僅知十種樹皮螳螂,而這份新研究幾乎是掀開這個螳螂族類三倍的生物多樣性。

「未來將有好幾年,這份研究都會是樹皮螳螂研究領域的圭臬,」傑森.克萊恩(Jason Cryan)斷言。他是位於羅利的北卡羅來納自然科學博物館(North Carolina Museum of Natural Sciences)館藏研究組的副主任,沒有參與這次的研究發表。

【身手迅捷的隱藏獵人】

史芬森在南、北美洲以及歐洲各地的博物館裡,研究了超過500種的樹皮螳螂標本,也從中南美洲的八個國家中蒐集許多昆蟲。

來自瓜地馬拉的母Liturgusa zoae,發現於史密森學會的螳螂館藏。現已移至克利夫蘭自然歷史博物館。攝影:Gavin Sw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來自瓜地馬拉的母Liturgusa zoae,發現於史密森學會的螳螂館藏。現已移至克利夫蘭自然歷史博物館。攝影:Gavin Sw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大多數的樹皮螳螂都有很強的偽裝能力,可讓自己看起來像是樹皮或地衣的一部分。牠們一生當中都是在樹幹和細枝上度過,因為待在樹上就可以運用牠們卓越的視力獵捕小型昆蟲。(觀賞螳螂影片。)

很多人都以為螳螂是行蹤神祕的伏擊式獵人,然而史芬森表示樹皮螳螂會主動追捕獵物並制伏對方。「牠們速度快得嚇人,」史芬森說。

由於牠們偽裝技巧高超且速度敏捷,要抓到樹皮螳螂並不容易。但史芬森發明了一個方法:以形狀略彎的長棍,輕輕觸碰樹幹的背面。

在秘魯北部亞馬遜河沿岸發現的母Liturgusa krattorum。攝影:Gavin Sv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在秘魯北部亞馬遜河沿岸發現的母Liturgusa krattorum。攝影:Gavin Sv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樹皮螳螂會在你發現牠之前,早就已經看到你了,然後牠會跑到樹的背面。這就是個機會,」史芬森解釋。用長棍輕敲樹後可以讓螳螂跑到前面來,接著就能以網子或杓子捕到牠。

史芬森選在夜晚來捕集樹皮螳螂,他會以明亮的聚光燈照著樹皮螳螂的眼睛,造成牠們短暫昏迷。

【未知的命運】

這些新品種有許多是從50至100年前蒐集來的標本中發現的,有時也會來自一些今日已被轉為農業用地或都市化的地區。

在秘魯發現的公Liturgusa tessae。攝影:Gavin Sv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在秘魯發現的公Liturgusa tessae。攝影:Gavin Svenson, 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目前並不知道其中某些樹皮螳螂品種是否瀕危或甚至已經滅絕,史芬森表示:至少他希望這份新研究可以為這些謎樣生物點亮一條探索之路。

(雜誌精選)

#螳螂新品種 #國家地理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