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前兩週,共同基金的資金開始回流新興市場與亞洲,不僅寫下過去3個多月來的首例,或許也顯示飽受經濟成長趨緩、聯準會縮減購債規模、以及國內利率上升等因素摧殘的新興市場,投資價值開始受到全球投資人的青睞。可惜的是,這一波的資金不僅未回流中國,同時中國資金外流的規模,僅次於去年6月聯準會宣佈縮減購債計畫、中國經濟趨緩驚動投資人,所造成的資金竄逃幅度。

從國際投資人主要加碼的新興市場標的可知,許多人目前採取相對觀點,大舉佈局俄羅斯與泰國,令配置比重高於中立水準(依市值加權比重計算)。過去幾個星期以來,烏克蘭政治緊繃情勢高漲、西方國家經濟制裁對俄羅斯及其政經領袖造成的衝擊,令俄羅斯持續面臨龐大賣壓。

然而,投資人認為俄羅斯資產價格跌幅,已過度反映政治與經濟層面的衝擊,因此紛紛重新入市。然而,眼前國際媒體對俄羅斯、烏克蘭的報導觀點時而樂觀、時而悲觀,因此兩國最後該如何緩和緊張情勢,目前仍不得而知。眼前,國際投資人情緒陷入低落之際,一邊也等待著美國副總統拜登與各方領袖的會談結果。

以往投資人採取相對觀點佈局泰國,皆有不錯的報酬表現。回顧過去,即便泰國政局動盪不安、導致股市爆發賣壓,一旦執政黨與抗議民眾達成協議,股市表現旋即大幅反彈。眼前國際投資人在新興市場投資範疇中選擇加碼泰國,似乎意味著投資人認為此次泰國的群眾示威,也會循著前例順利落幕。

然而,2014年泰國的經濟環境與過去大不相同。眼前全球經濟成長緩慢、美國縮減貨幣刺激政策,已經讓泰國處於週期性經濟成長遲緩的境地,如今群眾示威延燒的時間比預期更久,無疑地令泰國經濟環境更加嚴峻。雪上加霜的是,泰國憲法法院認為今年2月初的選舉受到示威群眾的破壞,因此在4月18日星期五判決選舉結果無效,令泰國政局更加混亂。這場政治危機延燒得越久,泰國經濟受創的程度將越大。

有鑑於外部經濟環境相對疲弱,加上政治危機進一步加深週期性經濟趨緩幅度,泰國的經濟復甦之路看來更加遙遙無期。即便未來執政黨與示威民眾達成協議,為泰國經濟換來喘息的機會,但這將無法抵銷旅遊人次減少、投資規模縮水、整體經濟環境疲弱所造成的衝擊。因此,那些認定泰國經濟將反彈回升,並持續締造領先表現的投資人,這次可能會大失所望。由此可知,有時候採取相對觀點,反而會令人付出沉痛代價。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初至今,受到日本經濟外強中乾的影響,已開發國家表現持續落後新興市場。儘管安倍經濟學成功地讓日圓貶值,但經濟表現並未隨之受到提振。此外,日本於4月1日起調高消費稅率,為市場表現帶來沉重壓力,同時間最新公佈的貿易數據顯示,日本貿易赤字節節高升,亦無助於刺激投資人信心。

根據日本官方公佈的資料顯示,2013年會計年度日本貿易赤字創下歷史新高,令過去身為出口強國的日本,面臨更加嚴苛的結構性改革衝擊。因此,先前看好日圓貶值將刺激出口貿易成長、經濟表現復甦的國際投資人,未來可能將轉趨謹慎觀望。

倘若年初至今新興市場表現領先已開發國家的主因,在於投資人重新評估新興市場的投資風險,未來新興市場能否持續表現領先,將取決於往後幾個月陸續公佈的初步統計數據與經濟報告。舉例而言,亞洲企業的獲利空間成長、投資評價改善,將支撐亞洲市場表現持續優於已開發國家。

然而,面對難以捉摸的中國市場,投資人則將持續面臨挑戰。市場預期中國政府將介入並拯救病入膏肓的產業,令原本看好「新經濟」概念股的資金,重新回流到「舊經濟」產業,進而導致科技類股與其他原本可望受惠於改革政策的個股表現欲振乏力。無論中國政府要採取哪些短期政策支撐岌岌可危的產業,最終的成效也只是曇花一現。

因此,過去幾個星期從「新經濟」盲從轉進「舊經濟」概念股的投資人,也只是在一買一賣之間,讓券商多賺了一筆交易費用罷了。

(工商時報)

#日本 #新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