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流傳一篇有關「孔子遺書出土」的文章,並以「震驚世人」形容其在儒學與考古上的價值。儒家思想主宰中華文化數千年,也是歷代君王施政的基礎,如果真有「孔子遺書」,當然是重大考古建樹。不過,學者由這份「遺書」呈現的思想與用字分析,都認為是偽造之作。

首先,這份遺書是寫在紙上,但孔子所處的先秦時代,紙卻是東漢才被發明,和孔子相差了600-700年。「遺書」是用楷書寫成,而先秦時代通用的文字是大篆。

除了形式上的問題,台大中文系教授陳昭瑛從「遺書」的思想與用字上分析,也是錯誤百出。她說,這份「遺書」最大的問題是,在思想上完全違背孔子「以民為本」、重視教育的中心思想。其中所言「汝之所學,乃固王位,束蒼生」、「...若有成大器之人君,定遵吾之法以馭民」、「民愚國則穩,民慧世則亂」,都是以鞏固君王集權、約束人民為出發點,與孔子倡導民本思想大相逕庭。尤其,「禮者,鉗民魂,體之枷也」,是出之法家的酷刑主義,不只要控制人民的身體,連靈魂也不放過,「這太扯了吧」陳昭瑛說。

此外,「遺書」中有「塑吾體於廟堂」的說法,更與孔子謙遜的性格、儒家不崇拜偶像的思想相反。陳昭瑛說,「遺書」最後所使用的「冥府」一詞,也不是先秦用語,先秦對人往生後所在,是用「黃泉」二字。

網路上亦有一篇《辨孔子臨終遺言》之真偽的文章,作者唐正鵬也認為,應是今人偽托之作。原始貼文稱這是馬王堆考古的重大發現,唐文則指出,馬王堆考古在70年代就已結束,即使是後來的研究,也都沒有提到孔子臨終遺言。「仕途」二字的用法,在先秦之前也未曾有之。

這篇所謂的「孔子遺書」,自2009年起,即在網路上流傳至今,但陳昭瑛的結論是,文章中許多寫法既沒有知識,也違反了常識。

#孔子遺書 #陳昭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