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多歲潘姓男子,在神明會臨時會員大會上,罵該會陳姓常務理事是「龜仔尬」(台語發音,指「龜兒子」),一審以「龜」在古代有長壽吉祥之意,但爆粗口不等於侵害人格權,充其量只是令對方「心裡不爽」,並非名譽受損,判決被告無罪。二審認為,「龜仔尬」無論是國語或台語,都是罵人的話,改判拘役20天。

100年10月間,彰化市一間廟宇信徒開會員大會,潘男不滿理監事作為,和陳姓常務理事在會場發生口角,潘男指陳「敢做不敢當,龜仔尬」,陳男告潘男涉公然侮辱罪,附帶民事求償30萬元。

潘男辯稱,他因開會發言頻被陳男打斷,才隨口對陳說「龜仔尬」,只是要表達陳男敢做不敢當,沒有侮辱之意。

一審法官,致函詢問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教育部「龜仔尬」的意涵。彰師大回覆「龜」是古代長壽吉祥的象徵,宋代以後「龜」一字漸由褒轉貶,今日以「龜」稱人,是嚴重羞辱人的罵語,且語意多層,包括指人是不肖子孫、不勇猛及縮頭縮尾。教育部回說,龜兒子為「罵人的話語」無誤,但仍應視實際狀況判斷。

一審法官界定「龜仔尬」雖是貶抑他人罵語,但語意具多重解讀,是否構成「侮辱」無明確判斷標準,這與「法律明確性原則」相違,故不能採取一般「爆粗口」即等於「侵害人格權(名譽)」和「侮辱」論證模式。

檢方不服再上訴,台中高分院認為依一般社會通念,「龜」是貶抑他人之詞、並非讚美。無論是台語或國語,均是罵人的話,認定其犯公然侮辱罪改判拘役20天。

#龜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