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病毒正肆虐非洲,但美國或許能控制它的可怕效應。

【當人類史上最可怕的伊波拉病毒(Ebola)正橫掃西非時,美國人不禁要問:它會來嗎?】

答案是:八成會。但專家表示,倒不必為此睡不安枕。

伊波拉是史上出現過致命性最高的其中一種病毒,有高達90%的感染者會為此喪命,而且死狀悽慘。約半數的患者會出現駭人的出血症狀,這是任何一種出血性發熱病(hemorrhagic fever)的典型病症——1995年的電影《危機總動員》(Outbreak.)就曾在美國人心中烙下深刻印象。不過,伊波拉也可能看起來像其他的熱帶病(例如會發高燒的登革熱),有時就會因此而錯過早期治療階段。

這或許就是上週一名發燒的男子能搭上從賴比瑞亞飛到奈及利亞拉哥斯市(Lagos)飛機的原因。他在機上開始感到身體不適然後直接送醫,後來他便被隔離在那家醫院裡,最後不治身亡。

【伊波拉爆發範圍擴大】

1976年,致命的伊波拉病毒首度於剛果民主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爆發,而後在部分非洲地區大舉肆虐。在最近一次的伊波拉爆發裡,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指出從今年3月起在幾內亞(Guinea)、獅子山(Sierra Leone)和賴比瑞亞共有1201起病例與672人死亡。7月25日,一名賴比瑞亞男子在搭機到世界大城之一的奈及利亞拉哥斯市之後死亡。

NOTE: SUSPECTED, PROBABLE, AND CONFIRMED CASES AND DEATHS AS OF JULY 23, 2014
MAGGIE SMITH, NG STAFF; JOEY FENING. SOURC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NOTE: SUSPECTED, PROBABLE, AND CONFIRMED CASES AND DEATHS AS OF JULY 23, 2014 MAGGIE SMITH, NG STAFF; JOEY FENING. SOURC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簡稱CDC)的新興及人畜感染病國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merging and Zoonotic Infectious Diseases)副主任史帝芬‧曼羅(Stephan Monroe)在7月28日的記者會上表示,隨著最後目的地是在歐美國家的旅客,同樣的悲劇很可能會再上演一次。

【監控空中旅客】

西非的幾個國家正計畫在機場裝設監控系統,能夠在乘客登機前辨識出有發燒症狀的人。在西非國家設置管制站比檢查入境美國的旅客來得合理多了,CDC全球移民極檢疫處(Global Migration and Quarantine)處長馬汀‧賽特朗(Martin Cetron)說。

從西非直飛美國的航班並不多,因此大多數進入美國機場、有發燒現象的旅客所患的會是比伊波拉輕微而危險性較低的疾病。

伊波拉只有在症狀出現時才會藉由接觸而傳染,所以在不知情情況下而帶有病毒的人並不會散播出去,曼羅解釋。

就算出現症狀的旅客也不太可能把伊波拉傳給其他人,他說。

血液和糞便才帶有最大量的病毒,這就是為什麼感染伊波拉的高危險群會是照顧患者的的家人,以及治療患者或意外被感染針頭刺傷的醫療看護人員。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at Columbia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學暨病毒學家史帝芬‧摩斯(Stephen Morse)表示:理論上來說,汗水和唾液也可能帶有足夠的病毒,然後透過——我們假設飛機上的肘靠或隔壁乘客一個噴嚏好了,來散播病毒。但這一、兩滴的液體還是得有能進入皮膚的途徑才行。

曼羅說,衛生主管機關正在追蹤從賴比瑞亞飛到拉哥斯的乘客和機組人員,確保他們沒有被傳染伊波拉。

【飛機上的風險是未定之數】

專家現在還不確定的是搭機旅行的風險有多高,這表示目前這場疫情相當不尋常。在過去,疫情都鎖定在小農村中爆發,許多都位於中非。一般就是農村獵人取下被感染的猴子肉當作食物,而把病毒帶回了村莊,而這類型的村莊通常地處偏遠也很容易隔離,病毒自己會消失。

而目前這波疫情似乎是來自幾內亞的農村,但在回報世界衛生組織以前,已讓它散播一段時間了。

摩斯說,這些幾內亞的村莊以前並沒有遭遇過這種病毒。所以,對伊波拉的認識不足加上邊境的鬆散管理,還有會讓家族成員接觸到屍體體液的土葬儀式,都會導致規模更浩大的疫情散播。

「在那些見識過伊波拉爆發的地區,不論當地人或是衛生主管機會都會有點預防的概念,」摩斯說。

少了像是手套這種感染防治的基本器材,更導致訓練和經驗的匱乏。要安全使用防護裝備需要有醫療人員的指導及演練,「特別是在脫下裝備時要如何避免意外汙染器材和自己,」摩斯說。「這既是訓練要項,也是器材的使用重點。」

在幾內亞的泰爾杜,當地人看著DOCTORS WITHOUT BORDERS機構裡的人員進行測量工作,以對抗伊波拉病毒的散播。攝影:SAMUEL ARANDA, THE NEW YORK TIMES/REDUX
在幾內亞的泰爾杜,當地人看著DOCTORS WITHOUT BORDERS機構裡的人員進行測量工作,以對抗伊波拉病毒的散播。攝影:SAMUEL ARANDA, THE NEW YORK TIMES/REDUX

【更多的器材、更好的訓練】

摩斯表示,要控制西非的疫情需要更多的器材、更好的醫療照護訓練,以及更多深入農村的醫療人員和教導當地人如何減少病毒傳播的指導者。

而來自外界的協助當然很必要。摩斯還補充,他在7月28日收到的電子郵件中得知,他一名在獅子山的同事現在是一天「12到24小時地」照顧病人。

摩斯再指出,由於要做到所有必要的安全防護實在得耗費龐大的精神和體力,所以經過這麼長時數的照料工作之後,就有可能出現閃神而遺漏了某個細節。或許這就是43名在賴比瑞亞的醫療人員(包含2名受過良好訓練的美國人)染上伊波拉的原因。這2名美國人目前病情穩定,但依然出現症狀。

曼羅說,其中一名美國人是醫生,他在出現伊波拉症狀前送家人返回美國。他的妻兒接受21天的觀察以防萬一,確保沒有感染病毒,不過曼羅認為他們應該安全無恙。這名醫生和另一名美國醫療人員都還在治療當中。

在賴比瑞亞的首都蒙羅維亞,對於醫療人員患病的可能性則相當緊張。有些醫院拒收意外事故的傷患,因為他們太害怕流血的人,Last Mile Health機構的醫學主任約翰‧萊(John Ly)說。這個民間機構提供了賴比瑞亞人員訓練、補給品和其他協助。

Last Mile Health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拉吉‧潘佳比(Raj Panjabi)表示,藉由大規模地辨識身體不適的人、訓練民眾並預防疾病散播,就有可能控制西非的疫情。

但想當然爾,這些都需要錢,地區政府和非營利組織沒有足夠的資源能夠自行處理這個大問題,潘佳比說。

【伊波拉到美國?】

所以,伊波拉會進入美國嗎?肯定會。會大肆散播嗎?不太可能。

「即使有伊波拉的感染者在美國就醫,我們也不認為它會散播開來,」CDC主任湯姆‧佛瑞登(Tom Frieden)在7月29日的聲明中表示。「我們現已採取行動:警示美國的醫療人員,並提醒他們在遵循嚴謹的感染防治程序的同時,如何隔離且測試可能感染的患者。」

美國的醫療院所也備有合適的感染防治器材,像是手套、外袍和面罩,可以避免疾病的傳播。美國的醫療照護人員都受過AIDS的訓練課程,知道如何在治療病患時也保護自身的安全。並且,美國的回報疾病系統能夠非常快速地辨識出病患,讓疫情有效抑制。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8月號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8月號

但,若能控制西非的疫情,對美國是有利無害,潘佳比說。

「如果我們這回能妥善應對,不僅能給它迎面一擊——或者說控制、阻止疫情也行,我們的處理方式也會強化了長期的主要照護系統,」他說。這個系統「或許將能對抗未來的疾病。」

撰文:Karen Weintraub

編譯:洪莉琄

(雜誌精選)

#伊波拉 #國家地理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