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大陸首都劇場上演的《公民》從上演之初就毀譽參半,溥儀的胞弟認為該劇大談溥儀的性無能有醜化溥儀及其妻子婉容的形象,要求人藝停演。而飾演溥儀的涳員馮遠征則認為,性無能不是這個戲的賣點。

《北京青年報》報導,馮遠征認為演帝王常常會讓人走火入魔,但乾隆、光緒、溥儀一路下來,他卻沒有這樣的問題,因為「大多數人在演皇帝的時候都是端著,但我不想那麼演。」他指出有一次在街上走,看到一個別人丟棄的破沙發上坐著一個乞丐,身上很髒,但手中卻拿著瓶啤酒自在地喝著,跟個大老闆似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認為帝王的狀態不用演,更不用端。

劇中數次提到溥儀的性無能成為輿論的焦點,馮遠征表示:「我更願意從生理的角度來解讀溥儀」馮遠征自認性無能不是這個戲的賣點,「他的無能是他的皇后、妃子以及後來妻子的悲哀,幾個女人的命運外人看來很光鮮,但實際很悲哀。可能觀眾會覺得怎麼老強調這個,實際作者希望借此展現他另一半的悲哀。」從上學時就排隊去買《我的前半生》,馮遠征更願意將溥儀的生理缺陷視作一個隱喻,「他的權力與生理或許是巧合,但歷史本身就是巧合,這樣的處理或許能引發觀眾更多的聯想——大清的沒落放在這樣一個人身上似乎順理成章,從開始的傀儡到後來生理的缺陷,直至大清的氣數已盡。」

#溥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