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舞者黃庭婷(右)、張桂菱(左)21日在記者會中合演第1段舞碼《祭天》。(王錦河攝)
圖為舞者黃庭婷(右)、張桂菱(左)21日在記者會中合演第1段舞碼《祭天》。(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3段舞碼《客風》。(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3段舞碼《客風》。(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4段舞碼《漂鳥》。(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4段舞碼《漂鳥》。(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2段舞碼《出口》。(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2段舞碼《出口》。(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3段舞碼《客風》。(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3段舞碼《客風》。(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4段舞碼《漂鳥》。(王錦河攝)
圖為21日宣傳記者會中舞者呈現第4段舞碼《漂鳥》。(王錦河攝)
高齡近90的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如圖)與其弟子盧怡全將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推出客家現代舞《客風.漂鳥之歌》。(王錦河攝)
高齡近90的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如圖)與其弟子盧怡全將於台北國家戲劇院推出客家現代舞《客風.漂鳥之歌》。(王錦河攝)
圖為化踊舞輯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同時也是新古典舞團舞者暨編舞家盧怡全。(王錦河攝)
圖為化踊舞輯創辦人暨藝術總監、同時也是新古典舞團舞者暨編舞家盧怡全。(王錦河攝)
圖為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中)、兩廳院副總監韓仁先(左)、第3段舞碼《客風》歌手黃珮舒3人在21日宣傳記者會後彼此交流。(王錦河攝)
圖為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中)、兩廳院副總監韓仁先(左)、第3段舞碼《客風》歌手黃珮舒3人在21日宣傳記者會後彼此交流。(王錦河攝)
圖為兩廳院副總監韓仁先(後排左起)、編舞家盧怡全、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作曲家李和莆、第3段舞碼《客風》歌手黃珮舒、謝宇威和舞者們在21日宣傳記者會中合影。(王錦河攝)
圖為兩廳院副總監韓仁先(後排左起)、編舞家盧怡全、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作曲家李和莆、第3段舞碼《客風》歌手黃珮舒、謝宇威和舞者們在21日宣傳記者會中合影。(王錦河攝)

新古典舞團將於12月5至7日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客家現代舞《客風.漂鳥之歌》,由高齡近90的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與其弟子盧怡全編舞,以族群遷徙的漂流述說天地人共存的生命歷程,以「共生」為創作方向,呈現客家藝文的多元面向。

年屆90的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舞蹈創作生涯經歷一甲子,已創作完成129支作品,至今依然身體硬朗。劉鳳學在歷史的長河中以民族文化情懷的根建立起獨特風格,跟隨劉鳳學多年的弟子編舞家盧怡全傳承其理念,首次為新古典舞團編創《客風.漂鳥之歌》,以自身客家文化編創客家舞作。

《客風.漂鳥之歌》共4段舞碼,包括第1段《祭天》、第2段《出口》、第3段《客風》、第4段《漂鳥》。

以1首客家老山歌作為序幕開場,舞者從客家土樓中引領觀眾重返千年的祭典儀式,由祭女發狂似的撞擊與抖動鈴音以表達對天的祈求,天王與天樂伎以舞蹈作為人與天傳遞溝通的橋樑,從八佾舞的儀式中開啟了客家與天、地、人的永恆對話。劉鳳學將腦海中醞釀的文字幻化為肢體,將她的舞蹈美學觀造就1場祭天儀式的視覺美感。

勸君切莫過台灣,台灣恰似鬼門關,千個人去無人轉,知生知死都是難,就是窖場也敢去,台灣所在滅人山……渡台悲歌是清朝1首描述客家移民渡過台灣海峽到台灣辛勤開墾的詩歌。盧怡全用現代手法詮釋客家民族歷經千百年的遷徙與漂流,他對硬頸精神的客家有不同想法,他認為落地而生的草根性,是為了尋求生存而被鍛鍊出的民族性格,在當年只是為了尋找一處安詳的棲所,他也肯定客家傳統必須被保留,但不應該被困在客家歷史的思維中,盧怡全希望《客風.漂鳥之歌》能創造出現代客家生命歷程的一道出口。

盧怡全從小在客家庄長大,對客家擁有自己的語言與傳統音樂深感驕傲。今年新古典舞團首次以客家題材為創作方向,在音樂配置上,邀請金曲歌手謝宇威改編客家傳統曲調,以老山歌、平板與客家小調作為基礎,加入和弦與編曲,在演出時,他也將與黃珮舒現場共同演唱客語歌,以舊曲新調譜寫客風。除了傳統音樂之外,盧怡全也特別邀請金曲創作李和莆為《客風.漂鳥之歌》製作音樂,兩人首次合作是在2005年客家現代舞劇《盲神來了》,歷經8年再次合作,李和莆結合中西樂器、和聲、管弦樂、客家傳統音樂的《客風.漂鳥之歌》,藉音樂帶領觀眾回到百年前的客家庄園。

#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