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伴侶議題在台灣接受度逐漸提高,但當同志伴侶遇到親密暴力時,多數仍擔心外界眼光,不敢向警察、家暴單位等正式體系求助。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調查,有5成同志受訪者表示曾遭遇生活控制、跟蹤騷擾等親密暴力,卻僅有4.5%曾求助正式體系。

現代婦女基金會於10月間進行「同志戀愛交友網路調查」,在529位受訪者中,有超過半數曾遭遇伴侶生活控制,如限制交友、控制財務等;近5成受訪者表示曾被伴侶跟蹤騷擾,如查勤、查看手機,並有近4分之1同志表示曾被伴侶威脅恐嚇,包括恐嚇自殺、殺人,或威脅散播私密照或公布同志身分。

但當同志伴侶遭遇親密暴力時,多數受訪者並不願意對外求助。調查顯示,62.2%會尋求親友協助,其中有34.6%仍只敢求助同志朋友;9.1%未曾告訴任何人,向正式體系求助者只有4.5%。

現代婦女基金會副執行長林美薰指出,《家庭暴力防治法》自96年便將同居關係納入保護範圍,同志伴侶也可尋求正式體系協助,但這次調查卻發現,同志族群在遇到親密暴力時,多半會擔心求助對象、單位對同志不友善,避免二次傷害而不敢求助,造成同志親密暴力問題隱形化。

政大社會工作研究所所長王增勇說,同志在青少年時期,往往因周圍環境,不敢對外訴說,沒有機會藉由師長或家人學習到親密關係間應有的樣貌及相處之道,且同志族群因環境使然,性格多半獨立自主,但同時造成社福機制看不到同志需求,對出櫃的恐懼、害怕社會汙名化的防衛機制,更讓同志伴侶容易陷入權力控制關係。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主任呂欣潔表示,同志族群在尋求協助時,有很多特性需留意,如在仍不甚友善的社會氛圍下,同志族群會擔心身分曝光,被服務意願會因此降低,且長期以來同志社群在各政策中被排除,造成與正式體系間信任關係斷裂,加上如今家暴體系對同志了解不夠,也沒有適合男同志可使用的庇護單位,資源還是很匱乏。

呂欣潔說,目前家暴網絡工作者對同志友善的多,充分了解同志親密關係特性的卻很少,但僅有友善不夠,同志家暴服務需要梳理其特性,建構貼近需求的服務,這些都需要長時間努力,期待社會與政府能真正看到多元性別需求及現況。

為讓遭受親密暴力的同志朋友可以放心求助,現代婦女基金會與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今年共同推出台灣第一個為同志朋友開設的求助諮詢管道「秘密說出口-同志親密暴力諮詢網」(http://lgbt.38.org.tw),考量同志族群特性,由經專業訓練及熟知同志文化的社工負責處理相關問題,也保障同志族群隱私,同志朋友可透過站內聊天室與專業社工諮詢伴侶衝突、親密暴力等問題,歡迎有需要的同志朋友使用。

(中時 )

#暴力 #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