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家<extra_stock_id stock_id="8044(TW)">(8044)</extra_stock_id>董事長詹宏志再度槓上銀行公會理事長李紀珠,以「為什麼李紀珠和金管會都錯了?」一文嚴厲批判銀行公會伸手草擬「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子法,也對於不讓國內網路業者參與相當憤怒,甚至直言,李紀珠六年前做金管會副主委時如果早早開始做第三方支付,根本不必浪費這六年,六年來「李紀珠們」做了什麼?詹宏志說,金管會委託銀行公會制定子法,根本是隻手遮天,充滿「黑箱作業」,呼籲毛院長、金管會曾主委等政府首長,看看手下跟周圍組織做了些什麼,這些都是違反政府公開透明治理精神。</p> <p></p> <p> 在詹宏志親自草擬近2000字文章中,一開始就充滿了煙硝味,直言李紀珠日前高調率團登陸,說是要就第三方支付「向大陸業者取經」,其實就是台灣的大官們是眼高過頂,以為咱們鬼島國中無人,捨近而求遠。台灣民間本來就有許多有知識的人,上網看看就知道,幹嘛還要浪費我們納稅人的錢?</p> <p> 接著詹宏志直接酸了李紀珠一下,他寫道,考察「他山之石」的求知之旅,終究是用功的表徵,有助於未來,也許應該鼓勵,不該批評,但我多麼希望李紀珠小姐六年前在擔任金管會副主委之際(也就是我和金管會開始吵架之時),就能想到這趟「取經之旅」,如果當時她與她金管會的同仁曾經放下傲慢之心,願意聽聽當時國內業者的呼聲,而在某個取經之旅後立刻對第三方支付有了「前瞻性的」開放想法與做法,台灣可以免於繼續落後這不必要的六年。</p> <p> 而對於李紀珠指詹宏志只是只是紙上談兵,比不過大陸的「實作經驗」,詹宏志同意自己是紙上談兵,但談得再好,很多項目礙於法令「都沒做過」(這種落後也是拜政府之賜)。同時,他也搬出數字科技<extra_stock_id stock_id="5287(TW)">(5287)</extra_stock_id>遭檢調搜索一事,對於國內公司就是因為「實際運作」而遭到檢察官起訴,反駁所謂台灣網路廠商並非沒有「實作經驗」。</p> <p> 詹宏志說,如果「取經者」目的與第三方支付有關,特別應該先弄清楚台灣交易環境的需求,盲目前往西天,取回來的經未必合用,這就是為什麼要強調和國內業者溝通原因。同時,李紀珠透露這趟取經之旅是為幫金管會制定「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的子法而來,詹宏志怒批,這引發另一個巨大問題,因為金管會為什麼把第三方支付的相關子法全部交付給銀行公會去草擬?銀行公會又為什麼神秘兮兮、偷偷摸摸地閉門造車,完全不讓網路業者參與?</p> <p> 他認為,銀行公會覺得大張旗鼓登陸取經請益是沒有問題的,而不找台灣業者洽商是因為「主管機關給我們任務就是這樣」,這不是很奇怪嗎?這真的是金管會的原意嗎?行政院與金管會都應該說清楚,訂定第三方支付子法不參考業界意見是可以的嗎?等擬好了再開公聽會就好,是這樣嗎?李理事長以為我們是昨天才出社會嗎?金管會在經歷去年的震撼之後,仍然相信這樣的「黑箱作業」嗎?</p> <p> 進一步說,「電子支付機構管理條例」本來就是補金融機構之不足,同意讓非金融機構加入特定金融服務的行列,重要的本來就是對「網路業者」(非金融機構)的了解與相關意見的蒐集,行政院在草擬「行政院版」電子支付專法時其實已經做到充分與網路業者溝通的工作,金管會如今卻把訂定子法的重任交付給此一法案的「衝擊對象」來規劃,金管會沒有一點可能偏頗的合理懷疑嗎?如果一公開發現訂得不理想,我們要再經歷一場對抗與衝突的社會代價嗎?</p> <p> 詹宏志表示,金管會把子法逕付銀行公會來訂定是「便宜行事」,銀行公會關門開會、把網路業者排除在外則是「隻手遮天」與「暗盤交易」,兩者都該譴責。</p>

(時報資訊)

#銀行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