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王立軍題字「盾」。(摘自網路)
圖為王立軍題字「盾」。(摘自網路)

大陸打擊貪腐的大刀,最近砍向以文藝圈作掩護的「雅腐」問題,例如湖南郴州前市委書記李大倫寫書大賺3000萬人民幣(約1.5億新台幣),部分貪官用拙劣的書法作品換取高額報酬。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就點名,前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寫得一手「爛字」還想留芳千古。

官員身兼書協領導

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近日痛批某些書法家協會「官氣」太重,並指出「有的領導幹部楷書沒寫好,直接奔行草,還敢裱了送人」,使外界猜測中央盯上「藝術腐敗」。

雖然中共中央早在1998年就行文要求,黨政機關主管不得兼任社會團體領導職務,但仍有許多官員熱中躋身「文藝圈」,據統計,有10多個省級書法家協會均存在官員兼職現象。

字畫拙劣 拍出高價

最大原因在於,只要官員身兼書協領導職務,即使寫字再難看,作品價格馬上水漲船高,再端起架子惜墨如金,就會形成「洛陽紙貴」的假象。有人若想求官員辦事,只需重金拍下字畫,雙方皆大歡喜,且有了拍賣紀錄,以後沒人敢白白向官員求字,即使花錢買也要按拍賣價。

權錢交易 變成雅賄

《人民日報》批評,有些官員被奉承久了,便以為自己是「書法大家」,於是乎像江西省前副省長胡長清、王立軍那種寫字水準,不僅敢把字「裱了送人」,還到處題詞刻石,期望能夠流傳千古。

湘潭大學法學教授歐愛民表示,在以文會友的幌子下,實質上是「權錢交易」,是另一種權力腐敗,有些官員的作品之所以有市場,是買方看中其手中的權力。一旦書法、字畫等「雅好」牽扯上利益,就變成「雅賄」。這種方式,不僅方便利益輸送,獲利空間大,而且隱蔽性更強。

此外,有些「聰明」的書法家官員發現,一些退休老領導晚年愛好舞文弄墨,只要在協會任職,便能光明正大與其攀上關係,藉舉辦展覽邀請他們出席,再奉上豐厚出場費,便能與老領導成為忘年交,自此仕途看漲。

據報導,李大倫2009年因受賄被判死緩,他特別喜歡別人稱他「官文人」,還出過兩本書。據調查,這兩本書都向黨政機關「強行攤派(分配額度)」,幾年下來,淨賺3000餘萬人民幣。

(中國時報)

#書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