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化舊名「大目降」意指山林之地,古木參天的新化林場,是當地居民守護的重要自然景觀。
新化舊名「大目降」意指山林之地,古木參天的新化林場,是當地居民守護的重要自然景觀。
康家聚落光芒計畫,盼在山城點燈,讓遊子找到回家的路。(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康家聚落光芒計畫,盼在山城點燈,讓遊子找到回家的路。(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訪談主持人:
 作家劉克襄
 (陳君瑋攝)
 訪談主持人:  作家劉克襄  (陳君瑋攝)
台南新化鳳梨。(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台南新化鳳梨。(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台南新化老街不僅是觀光景點,更與當地人生活息息相關。(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台南新化老街不僅是觀光景點,更與當地人生活息息相關。(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龍燈案落幕,新化社造協會持續推動友善耕作,圖為小農菊花阿嬤。(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龍燈案落幕,新化社造協會持續推動友善耕作,圖為小農菊花阿嬤。(拾荒流工作室提供)
動員令
動員令

大目降是台南市新化區的舊名,從西拉雅語Tavocan音譯而來,為早年西拉雅平埔族聚落名稱,意指「山林之地」。9個多月前,在新化武德殿廣場上,聚集了4千多位居民,抗議龍燈環球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將在當地設廠,憂心恐造成環境汙染。「我們不相信,農藥製造廠號稱可以帶來百億產值,卻完全不會造成任何汙染。」抗議運動發起團隊「大目降綠色環境陣線」總召集人許明揚說。

在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許明揚接受主持人、作家劉克襄的訪問,暢談新化擁有的山林之美,以及文化資產,在全球第八大農藥廠龍燈在新化的投資案中,財團傲慢的態度,及高度的汙染疑慮,激發出新化人的環境意識,讓大家團結,以打造更宜居的「大目降」為願景。

農田中建廠 卻免做環評

「龍燈廠房周圍都農田,卻免做環評!」許明揚說,龍燈廠址到虎頭埤水庫和中興林場,也都不過2公里,一旦發生汙染,「重要的生活資源都會受到衝擊。」

龍燈廠毋須進行環評,主要在於它的基地面積,未達必須環評的10公頃低標,且預定生產之產品,非屬「低汙染事業認定作業要點」中「原體」之製造,而本案中的「原體」就是農藥產品。許明揚批評,這項作業要點對於低汙染事業表列之項目太過草率,即便非「原體」製造,也能夠為環境帶來高汙染風險。

廠商投機取巧 全民共憤

許明揚氣憤地說,「龍燈投資案擺明了在取巧,基地面積未納入另外3甲的農藥實驗田,避開了須做環評的低標。」談到這裡,劉克襄有感而發指出,「規避環評這種小動作,確實讓人很懷疑。」

他聯想到30年前,台中大里鄉三晃農藥廠汙染案,附近居民受汙染所苦10多年,屢次陳情無效,直到一位黃登堂老師,觀察三晃農藥廠,紀錄了整整一年的日記,這本日記發表後,形成台灣第一波反農藥廠運動,「如今看到新化又出現這樣的運動,經濟開發和環保的對立,好像還繼續存在著,未來怎麼辦?」

老中青總動員 上街抗爭

身兼新化區社區營造協會總幹事的許明揚,當初在獲得龍燈將設廠的訊息後,隨即發動協會工作人員,趕工製作文宣,「一群年輕人工作丟著,上街、上菜市場去宣傳,有的老人家聽不懂,甚至會排斥你,」過程很辛苦。團隊也利用網路宣傳,把懶人包和影片等上網,呼籲在外和在地的新化年輕人,回來響應。

在新化社區營造協會的發起下,凝聚在地公民、環保團體和環境工程學者等,組成「大目降綠色環境陣線」,去年4月18日,不止老人家和農民們站出來,也有許多的年輕人,「當故鄉受到威脅,大家馬上飛奔回來參與抗爭,覺得很感動,」許明揚說。

號召小農 推動友善耕作

由於「大目降」的努力,龍燈設廠案後來因施工延期,建照失效而暫時落幕,但許明揚指出,持續凝聚民眾的環境意識非常重要,「我們要阻擋未來還有類似的事情發生。」

運動平息之後,新化社造協會致力於推動在地環境教育,去年率先推行友善生活實踐計畫,其中包括人文講座、農事體驗,並且舉辦徵文比賽,邀請民眾幫忙尋找友善土地的小農。

許明揚說,我們的目標很簡單,就是用友善環境的理念,提升農業人口。大目降長期願景發展上,青年的角色非常重要,他呼籲青年們勇敢地站出來,不要害怕走入農村,也不要害怕返鄉服務,「一起守護大目降、守護我們的未來。」

(中國時報)

#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