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碩(4938)董事長童子賢表示,台灣社會對服務和文創有不公允對待的地方,為何台灣的文創和服務業不可以享有高附加價值?台灣的社會充滿了矛盾,我們希望有揚名國際的品牌,不管是文化或資訊電子業的品牌,我們也希望運動選手有揚名國際的表現,不管是籃球或是高爾夫球選手,有高的附加價值,我們就稱之為:台灣之光。可是在文創產業方面,一旦有高附加價值,就被指責為訂價過高!這顯現了台灣社會所呈現的很矛盾觀念。

最近有網路和媒體批評誠品行旅的住房費太高,訂價一萬元是一個錯誤的現象。誠品行旅位於松菸文創文區內,因為繳交給市政府的營運權利金比較低,所以就演變成住房率低,不應該有較高的訂價。

童子賢表示,這是三個獨立的事件,但卻用一個奇怪的邏輯連接;誠品行旅去年十二月才營運,身為一個國際性的旅館,必須和國外的航運和旅遊業者相互搭配,必須有一段暖身期,暖身期未滿前,住房率偏低這是每個行業都會面臨的陣痛期。其間所產生的權責問題,只要把旅館的營運和責任切割給誠品,誠品自然會把住房率拉高。誠品董事長吳清友也承諾,可以用住房比率的五成作為最低權利金的繳交基礎,也就是不到五成的住房比,也用五成計算,表現了相當的誠意。

童子賢表示,全世界的高級旅館品牌可以有高附加價值,也可以有好的獲利,有好的獲利後,公司可以進行員工培訓,再投資,招募好的人才和更好的設備,甚至是進行海外拓點,為什麼台灣不可以?誠品行旅是以全世界到台灣的觀光客為服務對象。台灣本土的品牌如果可以有高的附加價值,並得到全世界消費者的認可,那為什麼得要求用比較低的價格呢?至於誠品行旅營運的好壞,業者會自行負責,外界不必擔心和過度干預。童子賢反問,把台灣的服務或文創業者的附加價值都壓得很低,難道才是「真文創」?

(時報資訊)

#文創 #誠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