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患卵巢癌的張小姐,每一次化療後全身軟趴趴,無法走路、吃飯、喝水,她常抱怨,化療後腦中一片空白,無法集中精神,平常最愛跟孫子玩,但卻因化療累到連起身都無法做到,不只生活失去意義,造成一連串的影響,評估後續的治療都可能中斷。

像這張小姐這樣的癌友,因治療期間莫名的「疲憊」,不只帶來生活上極大的不適,更嚴重影響其療程的進行及抗癌信心,讓7成患者累到無力、放棄治療,嚴重者甚至走上絕境。

以台灣癌症基金會曾作過的調查,76%的患者在罹病或治療過程中,曾出現、或現在感覺到有疲憊的情形,亦被稱為癌因性疲憊症。

台灣癌症基金會副執行長蔡麗娟表示,癌因性疲憊症對於不同癌種及治療方式的患者,皆是生理困擾的前三名,甚至超越噁心嘔吐、掉髮或疼痛所帶來的困擾,除了對日常活動或工作影響外,其引起的無助感,會讓患者陷入無以言喻的沮喪中,甚至影響治療意願及家庭生活,因此要提升癌友的生活品質,則應重視癌因性疲憊症的問題。

台中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陳駿逸表示,癌因性疲憊症不是「累」而已,這是因為癌症所引起的情緒或生理上的筋疲力盡,無法藉由休息緩解。身為醫師,他遇過太多病人有疲憊症狀,很多誤以為跟累沒兩樣,只要多休息就好,事實上多數人甚至醫護人員,沒想過疲憊其實是癌症患者非常需要被關注的議題。

當罹癌後出現情緒低落、失去與他人接觸的動力等,陳駿逸說,最好先評估癌因性疲憊症的嚴重程度,並且排除營養不良、睡眠障礙等。輕度的癌因性疲憊症可以透過非藥物的方式,像是飲食營養指導、運動與節省能量的原則來改善,如盡可能坐著做事、使用輔助物以幫助維持好的姿勢、穿著寬鬆衣物等保留能量。

運動是非藥物處理方式中很重要的一環,即使是覺得自己累到不想動,仍應每週有150分鐘的有氧運動,陳駿逸建議找復健科醫師,設計適合的運動療程,或是呼朋引伴,參加太極拳、健走、游泳等團體運動療法。

如果是中、重度的癌因性疲憊症,陳駿逸建議,國內目前也有針對癌因性疲憊症的處方藥,如黃耆多醣注射針劑治療,因此呼籲患者,不要將癌因性疲憊視為理所當然的現象,而獨自忍受不敢喊累。

(中時 )

#治療 #患者 #運動 #癌症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