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四大名臣之一左宗棠脾氣怪異,恃才傲物,極難與人相處,官至軍機大臣、兩江總督,左宗棠的部下也可謂臥虎藏龍,有時候看上去不過是個跑腿送信的,其實其級別往往很高,為正二品總兵官,相當於今日軍長。

新浪微博文章說,當年左宗棠為兩江總督,部下左右都是顯達人物。有一回,左宗棠叫一位府內任職材官(供差遣軍人)的部下給江寧藩司(布政使的別稱,主管一省民政與財務的官員)送信。

左宗棠囑咐說:你一定要當面把信送到藩台(從二品)大人手裡。這位部下果然親自將信送到江寧藩司手裡。不僅如此,他還大模大樣坐到這位藩台大人的炕上,與藩台大人平起平坐,侃侃而談。藩台很不高興,覺得左大人的部下怎麼這麼目無尊長。第二天,藩台在拜會左宗棠時,就順便告了一狀。

左宗棠當即把昨天那位送信的材官叫過來,訓斥了一通:昨天叫你送信,你居然敢跟藩台大人分庭抗禮,這簡直荒謬絕倫。左宗棠說:藩台大人的炕,不是我的炕可以比的,我的炕,你可以隨便睡,可以隨便坐(「由爾睡,由爾坐」),藩台大人的炕,你怎麼可以隨便坐呢?

這表面上是在批材官,其實是在批藩台。這位材官連總督大人的炕都可以隨便坐,你藩台大人的炕又算什麼東西?

這位藩台聽了之後,極其不安,渾身冷汗,退出來之後問巡捕,才知道昨天給他送信的材官,可是提督職稱,皇上賞了黃馬褂的,還曾當過地方總兵。

還有一回,一位藩司去見左宗棠,發現大營門口那些荷槍實彈的親兵沒有一個起立向他致敬的。藩司很惱火,見到左宗棠也告了一狀。左宗棠於是傳話,等會藩司出來時,大家要起立致敬,(「站隊恭送,以贖先倨之罪」)。等這位憤憤不平的藩司出來時,才發現這些站立恭送他的親兵,居然一個個「紅頂花翎」,全是大官。嚇了他一大跳,連連稱奇。

(中時電子報)

#左宗棠 #總兵 #勤務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