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的兩年中,歐巴馬政府針對習近平的關鍵問題一直是,要多強力地去回應他的一些舉措,這位中國領導人在上台初期就直接挑戰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讓美國人的預測落空。

《紐約時報》24日報導,當上台不到一年的習近平對一大片海域上空宣布了一個專屬「防空識別區」後,歐巴馬政府馬上派出B-52轟炸機直接飛躍那個空域,副總統小約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花了7個小時與這位中國新領導人進行討論,一位參與了討論的人回憶說,拜登告訴習近平,「你會看到更多的這種回應。」

然而,自那以後,從多直接地去挑戰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張、到怎樣讓網絡間諜付出代價等一系列問題上,美國的回應一直不很明確。

美國總統歐巴馬本周與習近平的會談上衝突點重重,會談的潛台詞是,總統是否會直接面對中國的挑戰,有意在兩國關係上製造摩擦,以期為中國的行為划出某種界限,還是會公開慶祝兩國在諸如氣候變化及伊朗等問題上的意想不到的合作,把有爭議的問題放到私下處理。

歐巴馬政府這兩種方法都試過,但往往都是沮喪而歸,沒有得到滿意的結果。但是,這次會面的不同之處在於,歐巴馬終於掌握了那條槓桿,那個他曾經在白宮情況室抱怨的、美國缺少的對付北京的工具。受經濟衰退影響而削弱的中國,渴望通過顯示自己能處理與自己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兼地緣政治對手的關係來穩定市場,因此至少在一段時間內,可能會急於避免任何公開的分裂跡象。

這方面最有力的證據出現在歐巴馬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E•萊斯(Susan E. Rice)8月下旬在北京見了習近平之後,萊斯之行的目的是試圖計劃國是訪問的行程。她警告說,除非習近平採取行動,對網絡攻擊加以限制,歐巴馬已準備對中國實施制裁。

中國對上述警告的反應很迅速:習近平派自己黨內的顧問、國家安全事務負責人孟建柱,為商討一個解決方案,對華盛頓進行了一次極不尋常的訪問,隨行的還有50多名助手。回國後,孟建柱首次開始提有必要打擊知識產權盜竊的問題,並將其與出於國家安全考慮的間諜活動相區別,中國過去從未承認過這種區別。

美國一位高級官員說。「我們不再進行一場與聾子的對話。」現在的問題是,習近平是要淡化糾紛,還是想解決糾紛。

紐時說,他們忽視了習近平的另外一面─「冒險者」,用一位歐巴馬的前高級助手的話來說,「他比我們想像中更民族主義,也更願意採取對抗姿態。」

「這可不是歐巴馬政府高官所期望的中美關係,」無論是在2009年歐巴馬上任之始,還是在2013年習近平上任後。

在人權問題、南海爭議和網絡攻擊等意見最為相左的問題上,兩國仍存有很大的分歧,多個星期以來,白宮仍就如何處理這些問題爭議不斷。

「他們在培養戰略模糊性,」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亞太安全項目主任帕特里克•柯羅寧(Patrick M. Cronin)這樣形容中國方面。「我們需要的卻是讓自身的利益變得明確。我們須下更多功夫,鞏固那些反對強迫和武力的規則,並對抗中國的擴充。」

(中時新聞網)

#習近平 #歐巴馬 #會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