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本亞洲區業務發展部董事唐諾‧安斯岱(Donald Amstad)指出,對於全球投資人,無論是大型機構法人或是一般投資人而言,現在都是頗具挑戰的時刻。所謂「無風險資產」的殖利率幾乎都完全消失殆盡。摩根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JPMorgan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裡超過一半以上的公債殖利率不到1%,甚至還有負殖利率。對於固定收益投資人而言,歐元高收益債倒是不錯的選擇。

安斯岱指出,美、歐貨幣政策步調不同,美國QE已功成身退,也將啟動九年多來的首度升息。美國升息,首當其衝的資產是美國政府公債的價格將下跌,且美國高收益債存續期間比歐洲高收益債還長、較易受到升息影響,反觀歐洲,歐元區今年才剛推出QE,行情正要啟動,並且買債力道未歇,每個月會買入600億歐元的債券,如此強勁買盤力道會支撐歐洲債市直到2016年9月。

再從總體經濟觀點來看,歐洲經濟已經持穩,復甦春苗萌發,這些都拜油價與原物料價格走低,以及歐元近來走弱之賜。

安斯岱也指出,投資人有時會在歐元高收益債和美國高收益債兩者之間做選擇。他認為現在投資歐元高收益債比起美國高收益債,以信用評等較高、能源公司占比較低等兩大特質勝出。首先就信評而言,美國高收益債的信評較低,信評在BB級以下者就超過一半, 信評CCC級占整體市場規模的比重,更是歐洲高收益債市場的3倍。就整體平均信評而言,歐洲高收益債(BB-)比美國高收益債(B+)還高人一等。

安斯岱進一步分析,歐洲高收益債與美國高收益債二者在產業分布差異頗大,美國高收益債能源產業比重較高,去年以來油價重挫、市場拋售能源產業所發行的債券,拖累美國高收益債的表現,反觀歐洲高收益債,因能源產業比重低,比較不受油價干擾,且歐洲多元的服務業反而蘊藏更多投資機會。

安斯岱表示,歐洲高收益債投資,目前正處於甜蜜點,歐洲央行QE政策、低油價、歐元貶值將持續有助於歐洲經濟成長,亦有利於歐洲高收益債的表現。

(旺報 )

#高收益債 #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