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宇昌案,台北地院判決劉憶如應賠償蔡英文200萬元,劉憶如今天傍晚發出聲明,表示「就法論法」,相關案件台北地檢署已於民國101年,以「查無不法」不起訴簽結,司法因此已證明她本人清白,確實沒有在宇昌案中抹黑及變造文書資料等情事。

針對台北地院昨日的宣判結果,劉憶如今天表示,將提起上訴。她強調,蔡英文前後處理「宇昌案」遭受輿論及社會質疑之處,在於它是一個違背公司治理,違反行政程序正義的案件。

至於蔡英文在102年5月22日提出此案相關的民事案求償,劉憶如指出,此次判決主要論點,是因為當時一份英文說明書日期判斷有誤,「導致蔡英文女士名譽受損」;惟如果蔡英文女士的名譽有因宇昌案而受到影響,絕不是日期錯誤事件所致,而是因為宇昌案本身的實質問題。

劉憶如表示,已獲不起訴簽結部份,包括「宇昌案」相關的「違反選罷法」及「偽造文書」等四案。

劉憶如聲明全文如下:

本人當初接任經建會主委,是憑藉著一份使命感,希望能以自己的專業,幫助台灣人民過更好的生活。為促進對台投資,任職經建會後因此提出「全球招商、投資台灣」,以及「產業有家、家有產業」政策;並在任內全力投入招商引資、推動產業發展,以期提升台灣人民所得、縮減貧富與城鄉差距。

本人任公職期間,一向秉持行政中立原則,恪守職責為民為公,期間之所以會參與「宇昌案」,也是因為經建會依法為國發基金之管理機關,本人當時因此本於職責,必須應立法院要求而提出報告。在準備報告過程中,發現宇昌案的種種異常,卻又剛巧因為同仁對其中一份沒有日期的英文說明書,作了日期的誤判,即使當時本人已為此在24小時內主動開記者會更正並道歉,卻仍遺憾地引發今日的訴訟案。

近四年前,因被授任推動稅制改革,本人由經建會被調職財政部。但三年半前。卻因推動稅改之政策理念不合,本人因此辭去財政部長一職;其後至今,完全不曾擔任任何政府或公家機構之董事或其他公家職位;應可見證本人從不戀棧官位。有人謂我當年在宇昌案中,故意抹黑蔡英文女士,甚至變造文書,是為了得以「升官」到財政部,對於這樣的扭曲,我只能說「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工商 )

#宇昌案 #劉憶如 #蔡英文 #經建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