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無水石膏添加於豆花一案,立委段宜康原本今(2)日要向黃檢察官提告,但是今早自由時報有一篇讀者投書「小段,別告了!」專業分析無水石膏案的始末,讓段宜康轉變態度,表示如果檢察官「可以放下成見,釐清幾個關鍵疑點,我又何必提告?我跑法院跑得還不夠累嗎?」使得這起風波似有轉圜餘地。

該篇讀者投書列出三型的無水石膏,表示第三型無水石膏的確可以做為豆花添加物,只是台灣脫節國際十年才列為合法食品添加物。並認為整個事件從稽查、起訴、到法院審理,全是誤會一場。因此呼籲段宜康委員為民服務,展現有容乃大的高度,放棄追究提告。

段宜康委員下午即在臉書回應,「如果不必以提告的手段來捍衛名譽,自然是求之惟恐不得的事。」也希望「新北地檢署和黃檢察官,至少能心平氣和讀完這篇,我心平氣和親筆寫的,落落長的說明;然後能具體一一回應。」

段宜康臉書全文:

今天早報上有一篇投書,標題是:「小段,別告了!」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928869

(文章有點長,但對爭議的專業分析非常淸楚。)

看了深有所感。

如果新北地檢署和黃檢察官,可以放下成見,釐清幾個關鍵疑點,我又何必提告?

我跑法院跑得還不夠累嗎?

如果不必以提告的手段來捍衛名譽,自然是求之惟恐不得的事。

1.

以新北地檢署的邏輯:

二水石膏=食用食膏

無水石膏=工業石膏

所以只要無水石膏列入合法食品添加物,就是關說包庇非法!

但現在大家應該都已經清楚,二水石膏(生石膏)可以用在食品上,如豆腐、中藥材;也可用於非食品,如製造水泥過程的調凝劑。

無水石膏一樣可用於食品,如傳統豆花、麵包;也一樣是許多建材、模型、醫材的材料。

但無論是哪一種石膏,要當作食用,都得符合衛福部公告的標準。

而且,這二種石膏在台灣,一直是普遍使用的食材。但食藥署自己也承認,不知為什麼竟漏列了無水石膏的食用級規格標準。

2.

以新北地檢署和黃檢察官的邏輯:

案件一但進入偵辦或審判程序,所有相關的行政流程都必須停止,否則就叫做「介入偵查」或「干預審判」!

如果這個邏輯成立,當新北地檢署開始偵辦這個案子的那一刻起,難道全台灣的傳統豆花、有關麵包都得下架,直到官司定讞為止?

當然不能這樣呀!

3.

衞福部在今年6月,公告合格食品級無水食膏的規格標準,就會替特定廠商解套,是這樣嗎?

廠商被查到使用無水石膏,在當時確屬違反規定,後來規定修改,也不可能回溯免責。

如果廠商的石膏,真的內含有害雜質,不管是二水或無水,當然還是得受到法律制裁,不是嗎?

何況,衛福部收到申請,依法必須召開外聘的「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審議通過後,還得「預公告」60日。

http://www.fda.gov.tw/TC/siteListContent.aspx…

60日期滿,沒有人提出異議,才能列入成為合法的食品添加物。

新北地檢署和黃檢察官有意見,在那60天內,都可向衞福部提出;就算檢方沒注意到這個「預公告」,本案告發單位,也是政府衛生部門的新北衛生局總不可能也不知道,不是嗎?

4.

新北地檢署起訴本案,在去年12月10日。我在12月11日請衛福部來開協調會,衛福部官員也說明了食品添加物的審議程序,和先進國家的例子。

我也建議陳情人應依程序辦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公開、私下的動作。這樣以新北地檢署的標準,算是「施壓」、「奔走一年」?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494892

可不可以請新北地檢署提出,我有其他施壓、奔走作為的證據,讓我也知道為什麼自己這麼可惡?

5.

在協調會後,我的確向法務部口頭抱怨過檢察官偵辦的品質。

但我從來不知抱怨之後,法務部如何處理,也沒有再追問過;因為既然已經起訴,偵辦結束了,抱怨也只能是抱怨。

法務部是否傳真什麼文件?內容是什麼?由誰傳給誰?

現在法務部說找不到這個資料;據法務部說,新北地檢署也説找不到。

我寧願相信是有這個傳真文件,否則黃檢察官不會這樣說。

但傳真的內容,是我的要求嗎?

現在大家只聽到黃檢察官,根據這個「記憶中」的傳真指責我,但我連分辯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你們説:找不到證物了。

案件進入審理階段,在這兩天前,我也沒有針對個案公開發言;從來也沒有找過司法院、法院、法官請託。

如何「干預審判」?

首度公開發言,就是被迫回應黃檢察官的指控。

如果公開發言,也能干預審判;那麼黃檢察官藉由公開指控我,會不會挑起社會情緒,進而才影響審判結果?

我希望新北地檢署和黃檢察官,至少能心平氣和讀完這篇,我心平氣和親筆寫的,落落長的說明;然後能具體一一回應。

執法者最講求事實和證據,不是嗎?

但偏偏對我的指控,最缺的就是事實和證據。

最後,我要對黃檢察官説幾句話。

您是一位母親,真的要為了在訴訟勝負上的情緒,造成許多母親沒來由,也毫無必要的驚恐嗎?

讓我們一起釐清事實、還原真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