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驚傳有兩檔高收益債券避險基金出現暫停贖回的情況,引發投資人一陣驚恐。瑞銀投信投資部主管張繼文強調,近期出事的高收益債券是高收益債避險基金,而非一般的高收益債共同基金,高收益債券共同基金持有債券的評等較高,流動性也相對較好,因此預期這兩檔高收益債券避險基金引發的流動性恐慌不會蔓延到一般的高收益債券市場上。

但國際油價直直落,加上美國FED聯準會開會在即,美國升息腳步日益逼近,這些都使得美國高收益債券日益承壓。反觀歐元高收益債券基本面,則是歐洲央行持續採取貨幣寬鬆的政策,加上擁有5低的優勢加持:低利率、低能源比例、低違約率、低償債壓力與低交易成本等,使得歐元高收益債券成為最具表現機會的高收益債券。

張繼文指出,儘管日前ECB的寬鬆幅度不如市場預期,但ECB總裁德拉吉仍以持續且漸進的方式推行量化寬鬆,而歐元區在未來也仍有推動寬鬆貨幣政策的空間,且將延續到2016年。

反觀美國,由於FED可能在16日的會議上宣布升息,歐美間貨幣政策未來的走勢將大相逕庭。張繼文強調,若要從歷史借鑒,最寶貴的一個經驗就是:投資千萬別跟央行作對(Don't fight the central bank)。

國際油價滑落的陰影不斷籠罩在能源類股上,但張繼文表示,在歐高收市場當中幾乎不見任何礦業相關發行人(相較於美國有較高的礦業發行人比重),而且歐高收能源相關產業發行人也較少,而發行人大多是屬於新興國營企業的發行人,例如俄羅斯的Gazprom以及巴西的Petrobras等。

張繼文表示,這一類型的發行人所需關注的是主權風險,與美國頁岩油氣的發行人直接受到能源價格衝擊的風險大不相同。另外,歐洲銀行業發行人在這幾年當中持續進行自有資本提升及減少風險性資產的動作,對於歐洲高收益市場的體質有大大的助益。

根據瑞銀資產管理的預測,2016年的歐洲高收益債整體的違約率可能接近1%,遠低於美國高收益債整體預期可能有4%的水準,此一現象亦反映在銀行貸放的意願上。張繼文表示,在過去12至18個月間,核心及非核心歐洲國家的銀行更願意進行放款給一般企業,此趨勢降低了企業的流動性風險,間接降低了違約發生的可能性。

張繼文指出,在過去3至4年間歐洲高收益債市的初級市場發行量有顯著的成長,其中有40%至60%左右的債券發行是以借新還舊為主要目的。張繼文認為,再融資的動作降低不僅降低了流動性風險,也將償債年限向後推展。另外,持續寬鬆及降息的環境之下,發行人能以較低的融資成本來發行新債,間接提升了企業的利息覆蓋率。

張繼文表示,儘管美國高收益債市整體市值約為歐洲高收益債市的3至4倍,但自2011年以來歐洲高收益債市的交易成本其實低於美國高收益債市達50至60bps。究其原因有二,其一是歐洲高收益債平均債券的發債規模較大,反觀美國許多債券發行的規模較小,而這些債券也大多由保險公司持有,在外流通交易的機會不大。其二,歐洲高收益普遍來說整體債信品質較高。目前歐高收BB等級的債券占比約為65%,高於美高收的47%。另外,歐高收在CCC等級的債券比重也較美高收為低。

(時報資訊)

#美國 #高收益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