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開成是天津人,因家族背景,他輾轉在天津、東京和台灣三地成長、學習,求學時期專攻建築,也曾從事建築設計,回憶在天津的兒時記憶,戴開成表示:「我從小在天津經常聽相聲,到了東京讀小學老師,又常帶我看落語表演,這樣的演出方式很吸引我,一直到長大後才真的有機會學習。」(思劇場提供)
戴開成是天津人,因家族背景,他輾轉在天津、東京和台灣三地成長、學習,求學時期專攻建築,也曾從事建築設計,回憶在天津的兒時記憶,戴開成表示:「我從小在天津經常聽相聲,到了東京讀小學老師,又常帶我看落語表演,這樣的演出方式很吸引我,一直到長大後才真的有機會學習。」(思劇場提供)
吳宗恩從台南大學美術系畢業後,開始尋找新的創作媒材,最後他選定用各種不同的戲劇作更多實驗性的揮灑。(思劇場提供)
吳宗恩從台南大學美術系畢業後,開始尋找新的創作媒材,最後他選定用各種不同的戲劇作更多實驗性的揮灑。(思劇場提供)

日式落語相聲加上法式幽默劇,會有什麼樣的火花?落語家戴開成和幽默劇演員吳宗恩,把台北大稻埕百年米倉當作環境劇場,合作演出《流浪到稻埕》。

《流浪到稻埕》內容描述兩名從唐山流浪台灣的「羅漢腳」,從喝茶開始,發夢想拿美國護照的故事,最後也考慮要不要把台灣護照丟棄,吳宗恩說:「我們會用荒謬劇的方式,描繪社會中的種種荒謬現象,例如有人拿美國護照,但卻用台灣健保,這是怎麼一回事?」

戴開成則說:「在台灣有許多族群,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史觀,但每個人都是台灣的一份子,現在的開放是外在的,但還是有許多誤解和歧視,這個演出會是一個呼籲和提醒。」

吳宗恩表示,因為領域不同,所以兩人從未合力完成一部作品,過去只有兩相對望彼此的表演,「會在劇中放入『羅漢腳』元素,是因為我們兩個一直以來都是單人表演的演員,加上結合兩種不同表演系統,也是想要作實驗性的開創。」

戴開成是台灣少數從事日本相聲藝術落語表演工作者,他說:「落語有幾個特色,第一是單人演出,第二是跪坐著演,因為只看到膝蓋,所以作暗喻會更有力道,第三則是隨著角色扮演、情境描繪,最後一定有一個出其不意的收尾。」

吳宗恩畢業於台南大學美術系,畢業後開始尋找有別於繪畫的創作方式,因此他前往法國國際戲劇表演學校,學習小丑、幽默劇、諷刺劇等表演方式,他說:「戲劇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創作媒材,可以更直接面對觀眾。」

選定大稻埕百年米行「稻舍」當作環境劇場,兩人不僅會在陽台上對外街的觀眾喊話,還會倚在牆邊,相互對戲,戴開成表示:「我們都不是典型堅持坐在黑盒子劇場裡的演員,這樣的合作,想必也會有一些新火花出現,最後也會有出其不意的結尾。」《流浪到稻埕》今(20日)於台北稻舍演出。

(中時 )

#日式落語 #法式幽默劇 #百年米行 #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