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28事件的69週年,許多相關的紀念活動也在台灣各地進行,不過大多數的紀念活動,多半著重紀念228事件當中罹難的本土知名人士,以及譴責當年政府的應對有所失當,不過有些在228事件的重要歷史悲劇卻很少被提及,那就是在台的外省籍受難者。

從目前已知的資料來看,在抗戰勝利之後,隨著政府來台的外省籍人士大約有2萬人,身份大多數是來洽公的公務員與軍警以及他們的眷屬,另外也有學者和觀光客和打算做小生意的商人。由於他們有能力搭船來台,所以的確大多數經濟狀況比較好,穿著比較體面,打扮比較光鮮,當時外省男性大多會穿西裝,而女性大多會穿洋裝或是旗袍,所以很容易看得出他們與多數的台灣人有所不同。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228事件期間,許多為日後的台灣發展有重大貢獻的官員也在台灣,比如嚴家淦、任顯群、費驊、趙連芳等人,所以他們是遭遇過228事件的。去年所上映的紀錄片「阿罩霧風雲」當中,提到在228事件期間,嚴家淦被迫藏身到霧峰林家的故事,即使霧峰林家在台灣有巨大的威望,仍然有滋事者率眾到林家脅迫交出「阿山」,可見當時肅殺之氣的濃烈,我們也可以想像其他平民外省人處境,勢必更加朝不保夕。

曾任行政院長、副總統和代理總統的嚴家淦,在二二八事件中在霧峰林家避禍(圖/行政院珍貴史料展)
曾任行政院長、副總統和代理總統的嚴家淦,在二二八事件中在霧峰林家避禍(圖/行政院珍貴史料展)

在上海記者唐賢龍所著的《台灣事變內幕記》中,對於當時「打阿山」的場景非常的多,據他所描述,在2月28日那一天,光是28日當天,就有100多名外省人被打死,900多名外省人被打傷。書上描述外省人遭追殺的慘案,令人不忍卒睹!而這些人因為舉目無親,多數死者就成了無主孤魂不為歷史所知。不過,在眾多的外省受難者當中,仍有一位劉青山先生的悲劇能留在歷史上。

劉青山先生是公賣局的科員,在228事件其間被滋事者痛毆重傷,幸而被好心人送到醫院療養,卻沒料到行兇者得知劉青山仍存活後,居然闖到醫院再度施暴,甚至割鼻挖眼,手段兇殘。若非劉先生的人事檔案被專賣局保存,並有就醫紀錄和當年逮補嫌犯的刑事資料,可能劉先生的慘死也將被人遺忘。228事件之所以是巨大的悲劇,非理性的群眾暴力絕對是重要原因,但如今卻鮮有人知,這是多麼的可悲可嘆?我們每年在紀念228,也應該包括這些外省罹難者,這樣才能夠做到真正的和解共生,族群和解才不會流於空談。

(中時電子報)

#台灣 #228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