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9日是中華民國的春祭大典,每年照例都要在圓山忠烈祠進行追弔中華民國陣亡將士的紀念儀式,而今。年來了一群令人感動的貴賓,也就是來自大陸的烈士遺族。雖然早先媒體曾報導「春祭國殤 大陸殉國將領遺族觀禮碰壁」的消息,但是馬總統在得知後,非常迅速的排除程多障礙,使這些民族先烈的後人,得以以遺族貴賓的身分,參與春祭國殤大典。在儀式之後,《中時新聞網》記者很幸運的與其中一位烈士遺族取得連絡,就是陳蘊瑜將軍的孫女陳瑾女士,陳瑾女士在訪問當中,說明她多年來「尋訪先祖足跡」的辛苦,與如今能夠來忠烈祠在祖父的牌位前上香的感動。

由於陳蘊瑜將軍較不為人知,於是陳瑾女士告訴《中時新聞網》記者關於陳將軍的生平。將軍是貴州平壩人,眼見國家積弱積累貧屢遭欺淩,於民國5年投筆從戎進入貴州講武堂,成為何應欽將軍留日歸國後的第一批學生。可惜因犧牲時間較早,因此不如其他將領那般著名。

但是陳將軍絕對是有功於國的英雄。在貴州講武堂求學期間,陳蘊瑜受教何應欽、谷正倫等人,因受其思想薰陶,決定投效國民革命軍。民國十年隨谷正倫援桂討伐軍閥立下戰功,得到孫中山先生的面見,親自聆聽三民主義教誨,成為將軍一生的信念。之後跟隨蔣公南征北戰,是國民革命軍北伐戰爭的主力部隊。在北伐成功後,將軍曾任貴州各地方的縣長,頗有政績,在思南縣志中,也留有「肅清匪類、賑濟災民、獨立教育經費」的好評。之後政府積極備戰,陳將軍於1935年重返軍旅,於峨眉訓練團受訓。1937年8月抗戰爆發,在淞滬會戰其間,他任102師607團上校團長,參與過南京保衛戰於浦口,其後隨胡宗南將軍到陝西寶雞整訓,編為第8軍102師304團,歸入黃杰軍長的麾下。可惜在民國27年徐州會戰期間,為掩護會戰大軍撤退,在軍事要衝碭山阻擊日軍,與日軍王牌軍數倍之敵血戰三晝夜,彈盡糧絕無援,殉國於安徽碭山。之後軍事委員會表彰其英烈,追封為陸軍少將,蔣中正先生親自提聯「忠烈可風」和挽聯,特恤並優禮將軍的遺孤,也就是陳瑾的父親陳先懋。但是誰也沒料到,陳將軍為國家民族犧牲十餘年,在1949年後,卻成為「反動軍官」。

陳蘊瑜將軍殉國後,蔣委員長題辭忠烈可風,表彰其壯烈英勇(圖/陳瑾)
陳蘊瑜將軍殉國後,蔣委員長題辭忠烈可風,表彰其壯烈英勇(圖/陳瑾)

陳瑾女士回想小的時候,學校的高年級生指著年幼的她打罵「反動軍官」,面對這個從天而降的罪名,陳瑾女士回憶「提前結束了我的童年」,也是此事激發父親為犧牲的祖父追烈正名,從此陳瑾常常眼見父親含淚在燈下為祖父撰寫「追烈報告」,努力向大陸民政部陳情,希望恢復「抗日先烈」的名譽,終於在1986年得到大陸民政部的正面回應,承認陳蘊瑜將軍是抗日先烈,成為貴州第一位追烈的國軍抗戰將領。

陳蘊瑜將軍遺像與革命元老平剛的提詞(圖/陳瑾提供)
陳蘊瑜將軍遺像與革命元老平剛的提詞(圖/陳瑾提供)

陳瑾父親2003年過世,臨終把將軍與304團英烈的史料交給了她,從此,陳瑾女士為了這位從未謀面祖父,和這段可歌可泣的歷史,幾乎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各處蒐集歷史,跑過貴州省各地方政府調查當地縣志,到貴州講武堂遺址找尋當年陳蘊瑜的從軍足跡,前往南京第二檔案館、臺北國史館、忠烈祠等地,抗戰勝利70周年時獨自背包乘夜行的火車到碭山尋找將軍當年殉國的戰場遺跡,從韓道口捧回一柸戰壕黃土,希望能帶領祖父和304團將士的英魂回家。

陳蘊瑜將軍衣冠塚,有著青天白日的形象(圖/陳瑾)
陳蘊瑜將軍衣冠塚,有著青天白日的形象(圖/陳瑾)

關於這次忠烈祠的春祭,陳瑾女士和幾位同行者是作為大陸抗戰殉國英烈後裔代表跨海前來,她很欣喜看到自己的祖父在內的抗戰英烈們,受到中華民國的禮遇和守護,她也由衷感謝馬英九總統的幫忙,能夠順利的完成心願,更希望國魂不滅,浩氣長存,偉大的抗戰歷史永遠有繼往開來的後人傳頌。

文章來源:馬英九總統臉書
文章來源:只能長歌當哭:寒食清明記
文章來源:毕生追寻三民主义理想之路——记我的祖父陈蕴瑜

文章來源:视频: 七十七年后的祭奠
#陳蘊瑜 #忠烈祠 #春祭 #青年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