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由蘭德公司出版的最新台海空戰評估報告中,明確建議未來台灣應將資源投入採購防空飛彈,並且捨棄以戰鬥機阻止解放軍攻台一事,捷克籍研究者廷米賀與Team T5資訊安全公司研究員廖彥棻,在接受《中時電子報》訪問時指出,現在宣告中華民國空軍死刑還為時尚早。

兩位作者承認,解放軍取得的軍事現代化成就確實是目前台海的軍事平衡向大陸傾斜。同時,他們同樣也承認中華民國無法在新一波的軍備競賽中贏過大陸,所以同意未來台灣的應該要構思如何打贏一場不對稱戰爭的戰略思維。甚至,由解放軍所提出的反介入與區域阻止戰略,他們也認為值得台灣學習。只是,要打贏不對稱戰爭與放棄發展空軍在作者看來,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讓台灣放棄採購新型戰鬥機,全力發展防空飛彈的建議,並不是由蘭德公司首先提出。前空軍副司令李貴發將軍,早在2010年就呼籲馬英九政府千萬不要向美國採購F-16C/D型戰鬥機,而應該致力於建立由防空飛彈為主的不對稱戰力。2015年4月,新美國安全中心研究員范・傑克遜(Van Jackson)也在投給《外交家》的文章中提過類似的建議。

廷米賀與廖彥棻認為,傑克森的靈感應該來自於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莫瑞(William Murray)在2008年所提出的「刺蝟戰略」(Porcupine Strategy)。莫瑞建議,台灣應該停止購買昂貴的高性能裝備,而將有限的資源投資於等級較低,但是能夠提高國軍戰時生存率的武器。此一「刺蝟戰略」,應該可以被視為台灣發展反介入與區域阻止戰略的先聲。

不過,兩位文章作者也指出,如果真的要打一場成功的不對稱戰爭,台灣也應該要擅用自己目前擁有的武器。依照國軍目前「防衛固守,有效遏阻」的建軍戰略,台灣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空防門戶大開。只要還必須要面對中華民國空軍反擊的一天,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就無法將自己的資源投入到其他地方。所以任何要求台灣不再購買新型戰鬥機的建議,都是刻意在將中華民國空軍降格為一支空中警察部隊而已。

考量到未來在與解放軍發生的大規模空戰中,中華民國空軍將遭遇到不少的損失,兩位作者也建議台灣應該將數量有限的飛機分散開來部署。對於中華民國空軍在強化基地設施、機堡以及跑道維修能力等戰力保存上的投資與努力,兩位作者也給予了肯定的評價。不過因為台灣海峽空域狹小的緣故,廷米賀與廖彥棻認為戰機的視距外打擊能力無法發揮太大的作用,最後兩岸的飛行員們還是要回歸傳統的空中纏鬥,所以維持一定數量的空優戰鬥機仍有必要。

如同北約飛行員一樣,中華民國空軍飛行員平均每年都有180小時的飛行時數,因此在駕駛升級後的F-16V同解放軍的殲-11進行近距離空戰時還是能夠保持相當程度的優勢。只是,提到取得新型戰機的可能性,廷米賀與廖彥棻仍認為美國販售F-35給台灣的希望十分渺茫。至少在2020年以前,台灣都還是要依靠現有的F-16、經國號與幻象2000來維持台海空優。

身為歐洲人的廷米賀認為,最適合台灣下一代戰鬥機的選擇應該是瑞典的JAS-39C/D獅鷲型戰鬥機。只是廷米賀同樣對於瑞典是否願意甘冒得罪北京的風險向台灣出售JAS-39C/D一事感到相當悲觀,即便他相信這樣的戰機出售案對兩國都有幫助。在短期內無法取得新型戰機的情況下,兩位作者都認為F-16戰鬥機的升級案不可以再拖延了。

(中時電子報)

#台灣 #中華民國空軍 #F-16 #F-35 #經國號 #JAS-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