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爭端的白熱化,起於菲律賓向荷蘭海牙國際法庭提起仲裁,目的是想以國際法庭的力量,否決中國大陸提出的南海九段線傳統領海之說。原先菲律賓設想的是,在美國暗中支持下,也許能夠影響國際法庭的決議,不過菲律賓在仲裁案當中畫蛇添足提到太平島,可能會導致仲裁案失敗。

何思慎教授與王冠雄教授對菲律賓的仲裁案分析,菲律賓與其他南海國家所主張的兩百海浬經濟海域,是從陸地向外延伸,至於所佔島礁並不是重點。原先台灣在仲裁案中沒有什麼發揮的空間,但是菲律賓在仲裁文中宣稱太平島也是礁石,這明顯違反事實的舉措,使得菲律賓自失立場,並使得台灣有機會介入南海爭端的相關討論。

前總統馬英九順勢在1月時,帶領國際媒體登上太平島,此舉使得美國格外尷尬。美國第一時間對外說法是「此舉對仲裁案並無幫助」,其實言下之意是指菲律賓可能會輸掉這場仲裁案。原先美國為了亞太再平衡,相當偏坦菲律賓在南海的領海,也一定程度的支持菲律賓提出仲裁。但美國沒料到菲律賓會出此昏招,所以美國很難為菲律賓繼續辯護。美國近期積極轉向拉攏越南,很可能就是菲律賓在搞砸南海仲裁案之後,所進行的備案計畫。

不過何思慎與王冠雄兩位教授認為,現階段來看,越南要大幅轉向美國的機會並不大,即使美國提出了各種軍售的優惠條件,但是越南身為共產國家,長期操作俄式武器,要在短期內從軍備全面親美,有技術上的難度。加上越南與中國大陸的近鄰關係,不太可能加入美國圍阻中國大陸的戰略,所以越南會採取各方結好的最有利策略。

至於新政府上台之後,台灣的南海策略該如何進行?兩位教授指出,與中國大陸的關係仍是不可迴避的重點,假如兩岸關係緊張,可能會使大陸失去耐心,而決定自己單方面解決南海爭端,而美國也可能以台灣為籌碼,和大陸交換南海的利權。所以比較合理的做法是繼續與大陸保持和緩交流,反而有較多相互結盟與拉攏的運作彈性。

(中時電子報)

#南海 #美國 #菲律賓 #太平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