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在日本沖繩和平紀念公園落成,名為「台灣之塔」的「台灣人日本兵紀念碑」之碑文,遭到網友質疑有歌頌日本軍國主義的嫌疑。

上週末,時代力量立法委員林昶佐、高潞·以用·巴魕剌、前臺灣團結聯盟立委周倪安、外交部駐那霸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琉球華僑總會張本光輝會長與台灣教授協會秘書長許文堂教授獲邀出席了「台灣之塔」的落成典禮。「台灣之塔」是由社團法人日本台灣平和基金會與台日交流協會出資興建,並且有蔡英文總統的提名落款。

位於糸滿市島尻郡八重瀨町的和平紀念公園,是為了紀念1945年的沖繩戰役而設立。在公園內的「和平基石」紀念碑上,不分國籍的列入所有在沖繩戰役死傷的24萬軍人與平民,其中也包括了朝鮮與台灣籍的日本兵。只是在該座紀念碑上的台灣人名單只有34人,根本無法與朝鮮日本兵相提並論。而且早在朴正熙擔任總統的時代,大韓民國就已經在公園內設立了獨立的慰靈紀念碑。

此一情景讓旅居日本的許光輝教授難以接受,所以大力奔走促成了這座「台灣之塔」的興建。對此,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表示:「太平洋戰爭中,以日軍身份參戰的台灣軍人有20萬人,陣亡3萬人、失蹤1萬5000多人,但這些台灣人的故事卻長期被掩蓋,『台灣之塔』晚了世界各國數十年,真不知該怎麼說,戰後的國際政治真是捉弄台灣人啊。」

1945年5月18日,在沖繩戰場上英勇戰鬥的美軍陸戰隊第1師士兵。(美國國家檔案館)
1945年5月18日,在沖繩戰場上英勇戰鬥的美軍陸戰隊第1師士兵。(美國國家檔案館)

只是也有網友發現,「台灣之塔」的碑文不僅沒有突顯出戰爭的殘酷,反而有歌頌日本軍國主義的嫌疑。在碑文上,不但出現了「台灣戰士崇高志節,埋沒七十年無以彰顯」之類壯烈化台籍日本兵的碑文,而且還以「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袍,生死與共,榮辱同擔」來形容雙方軍人的「兄弟情誼」,卻完全沒有提及台灣人遭到日本殖民當局強徵為軍人的事實。

同樣的,這座紀念碑也完全沒有介紹日本率先侵略中國與歐美國家在東南亞的殖民地的事實,讓人根本難以瞭解這場戰爭究竟是由誰所發起。仿佛當年台灣人與日本人是在中國與歐美列強的包圍下,被迫打了一場「崇高志節」的自衛戰爭。由此可見,這座碑文的內容完全是為了迎合日本極右翼的「大東亞聖戰」史觀所寫,並非真的是為了祈求和平。

因此在臉書上有網友批評,指出有人責怪國民黨早年沒有去日本立碑,但是卻忽略了要在日本立碑,首先碑文要讓日本看得爽。而這這碑文上完全沒反省當年誰是發動戰爭的侵略者,因此有失中華民國政府應有的立場。對此他還寫文反諷了林昶佐等主張立碑的人士:「你要不要想看看為二戰德軍立碑,然後上面寫『為同袍守護性命的義舉』會不會被公幹到翻?」

極具爭議的台灣之塔碑文。(摘自政變後的寧靜夏午臉書)
極具爭議的台灣之塔碑文。(摘自政變後的寧靜夏午臉書)

知名網友政變後的寧靜夏午指出,在和平紀念公園裡面有京都之塔、愛媛之塔、島守之塔、姬百合之塔等象徵參戰日本兵出生地的紀念碑。京都與愛媛分別是62師團與第22聯隊的編成地,島守之塔是紀念在戰役中殉職的沖繩縣知事、縣政府與警察單位人員,姬百合之塔是紀念學徒編成的女子看護隊。按照此一標準,另外設計一個「台灣之塔」似乎在暗示台灣到現在還是日本領土。

也有其他網友雖然對豎立「台灣之塔」一事本身沒有意見,但是也忍不住質疑當年到底有多少台籍日本兵參與了沖繩戰役。畢竟當時被派往菲律賓、印尼甚至於海南島的台籍日本兵數量,可能遠比參加沖繩戰役的還要多。這也是為什麼「和平基石」上只有62名台灣人的原因。他忍不住提出疑問:「台灣人部隊,無論是軍伕或是義勇軍,有在沖繩戰役大規模組織性參戰嗎?」

政變後的寧靜夏午也批評道:「台灣人幾乎完全沒有被捲入沖繩戰役,台灣人日本兵的戰死地幾乎都是南洋地區,戰役爆發前日軍是將駐沖繩的第9師團往台灣調,並沒有從台灣抽兵力,請問你跑去立個台灣之塔是幹嘛的?跑去打醬油嗎?」

(中時新聞網)

#台籍日本兵 #第二次世界大戰 #沖繩戰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