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引起西方媒體最多關注大陸政治新聞之一,就是前《炎黄春秋》雜質執行主編洪振快因質疑「狼牙山五壯士」有造假之嫌,而被北京法院要求公開道歉。不過,在討論「狼牙山五壯士」的事蹟有多少是真,又有多少是假的同時,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在於北京法院宣判洪振快的罪名,是在於他「打着言論自由的幌子」的歷史虛無主義,損害了「中華民族共同記憶」。

自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台灣唯一介紹過「狼牙山五壯士」事蹟的著作,是網路上的搞笑漫畫。(摘自網路)
自1949年兩岸分治以來,台灣唯一介紹過「狼牙山五壯士」事蹟的著作,是網路上的搞笑漫畫。(摘自網路)

台灣幾乎無人知道「狼牙山五壯士」

無論是從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的政治正確來看,台灣同胞應當都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那麼戰後70年,台灣民眾在同樣強調中華民族主義的中國國民黨教育下,是否普遍都知道「狼牙山五壯士」指的是哪五個壯士呢?又是否知道這五個人的事蹟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即便是在過去蔣中正與蔣經國的時代,台灣民眾恐怕也只知道「八百壯士」,而不會知道「狼牙山五壯士」。

因此光是從中共自己的論述上來看,「狼牙山五壯士」實非「中華民族共同記憶」。除非中共不認同台灣人是中華民族的一份子,否則北京對洪振快的判決沒有任何道理。畢竟在中國大陸知道「八百壯士」的人口,恐怕也遠遠的超過知道「狼牙山五壯士」的台灣人口。而且即便是再怎麼「藍到發紅」,有多麼支持兩岸統一的人,會去研究「狼牙山五壯士」的人恐怕也是少之又少。

從90年代初期以來,中華民國國軍與中國國民黨都開始逐步承認8路軍在抗日戰場上的貢獻。尤其是去年國防部在其為了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出版的《勇士國魂》月曆上,首次承認了8路軍副參謀長左權國軍烈士的身份,更是兩岸分治以來的破天荒之舉。只是,中華民國在肯定共軍抗日政績的同時,仍然有許多不成文且不可逾越的原則存在。

首先,台灣的政府與軍方並不承認有所謂「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即地位平等的國共合作存在。依據延安的《共赴國難宣言》,8路軍與新4軍是國民革命軍的一部份,接受國民政府的領導。其次,則是只承認打過「平型關戰役」與「百團大戰」,曾經在戰場上與其他中央軍並肩作戰的8路軍。對於曾經發動「黃橋事件」攻擊國軍,後來又被取消番號的新4軍,台灣直到今天都還尚未承認。

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當然不會去刻意強調一場只有五個人參與的小規模戰鬥。畢竟類似的作戰,抗戰期間國軍組織的至少也有上千場,連自己的都沒有辦法全部宣傳了,又怎麼可能會去替中共宣傳「狼牙山五壯士」呢?而且這段事蹟之所以出名的原因,除了教科書內鋪天蓋地的洗腦宣傳外,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中共在1958年拍攝了一部名叫《狼牙山五壯士》的電影。

或許因為這部電影,「狼牙山五壯士」成為了大陸地區中國人的所謂「共同記憶」,但是同時代的台灣人,根本無緣觀看此片。等到改革開放,兩岸開始交流以後,會去主動找老電影來看的台灣人也不多,因此「狼牙山五壯士」在台灣幾乎無人知曉,其實也不奇怪。直到今天,在台灣唯一一本提及「狼牙山五壯士」的作品,還是搞笑漫畫家為了諷刺大陸「抗日神劇」而畫的網路小作品。

「狼牙山五壯士」能否成為兩岸公認的英雄?(新華社)
「狼牙山五壯士」能否成為兩岸公認的英雄?(新華社)

能否成為兩岸「合寫抗戰史」的一部份?

自習近平於去年11月在新加坡與馬英九前總統會面,提出了由兩岸共寫中國近代史的建議後,「狼牙山五壯士」有無可能在未來也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英勇事蹟呢?這首先最關鍵的原因,還是在於中共願不願意誠實的面對歷史。而在討論中共有無面對歷史以前,可能還要先在此向台灣的讀者介紹「狼牙山五壯士」的故事到底在講什麼。

「狼牙山五壯士」的故事發生在1941年9月25日,也就是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的三個月。為了在向英美宣戰前鞏固華北佔領區的治安,日軍針對8路軍晉察冀根據地發動了大規模掃蕩。由於無力抵擋日軍的攻勢,馬寶玉、葛振林、胡德林、胡福才與宋學義等五名來自1團第7連第6班的8路軍戰士奉命留守後方掩護1分區主力部隊與民眾撤退。

雖然成功的以猛烈的自殺性攻擊,把日軍主力吸引到了狼牙山主峰棋盤陀。但是在寡不敵眾,且彈藥不足的情況下,五人被逼到只能以石頭還擊源源不斷的日軍。最後為了不被敵人俘虜,他們五人紛紛跳崖自殺,但是葛振林與宋學義因為被樹枝勾住的原因而保下了性命。自此以後,此一發生在河北省易縣的小戰鬥便成為了中共「抗日根據地」內人盡皆知的英勇事蹟。

即便中共的描述全部屬實,類似「狼牙山五壯士」的例子在以國軍為主的「正面戰場」上也比比皆是。只是因為後來中共成為了內戰的贏家,自然會大幅吹捧8路軍自己的烈士,來掩蓋國軍的光芒。那麼,未來兩岸有沒有可能超越黨派般的完全站在同胞的共同情感上,去評價進而肯定「狼牙山五壯士」當年為了抗日所做的犧牲呢?

先撇開洪振快的質疑不談,其實「狼牙山五壯士」還真的不是與中華民國國軍毫無關係的。一來,狼牙山上的這五名戰士每一個都是中華民國的軍人,他們的軍帽上都有青天白日徽。二來,已經有來自大陸的資料顯示,宋學義原本是陸服務於陸軍97軍的國軍基層士兵,他的老軍長為保定軍校第4期出身的朱懷冰將軍。

結果在1940年由8路軍發動的「反擊朱懷冰戰役」中,宋學義被8路軍俘虜了過去。儘管被編入了8路軍,而且又是「狼牙山五壯士」的一份子,宋學義後來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過得並不順遂。他與葛振林兩人因為沒有成為烈士的原因,雙雙都遭到了中共當局的批鬥。可能因為曾經當過國軍的原因,宋學義遭受到的衝擊尤其嚴重。

文化大革命爆發時,宋學義就遭到眾人質疑是「假英雄」、「假模範」。而且在紅衛兵發動的批鬥大會上人們當眾要他從屋頂上跳下來把自己摔死,才有資格與死掉的馬寶玉、胡德林與胡福才等人並列為英雄。或許因為這樣的原因,宋學義與葛振林的後人特別在乎自己父親的名譽,並且堅持控告質疑「狼牙山五壯士」史實的洪振快。

當然,凡是真正為了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與自由而與侵略者戰鬥的英雄,無論是國軍還是共軍,都應該在海峽兩岸受到同等的尊敬。假若未來在兩岸學者的考據下,真的證明了中共所陳述的為事實,那麼台灣方面當然沒有理由不將此五人視為勇士國魂看待。只可惜的是,中共目前在對歷史的解讀與描述上,確實還存在著太多的保留與讓人質疑之處了。

(中時新聞網)

#抗戰 #狼牙山五壯士 #中共 #兩岸合寫抗戰史